第十章

上一章:第九章 下一章:尾声

努力加载中...

从那天起,赵擎阳当真不再出现。

燕宁赌气地别开脸,故意不看他。其实她现在早就不气了,只是面子挂不住。

“爸爸!你怎麽在这里睡觉?”程元禧好奇地蹲在沙发旁,看著睡在上面的赵擎阳。

“燕宁,我知道你对他还有气,但如果你知道他这几年是怎麽过的,也许可以稍稍平息你的怒气。”

他每天都会送她一束红玫瑰,当著孩子们的面求婚,但她从未给过正面回应,算起来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求过三十次婚。

她现在才终於愿意承认她还是爱著他,只要他可以醒过来,她可以忘记以前的恩恩怨怨!再给彼此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。

“宁,不要压抑自己,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。否则你会像五年前的我一样害了自己。”赵擎阳诚恳地以自己为例,希望能将她拉出泥沼。

“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形容,你自己到擎阳的住处去看就知道了,来,钥匙给你。”林廷崴拿出早就预备好的钥匙交给燕宁,又顺便做戏一番,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演技这麽好。

“燕宁!我可终於找到你了!”林廷崴的声音除了带著几分惊喜之外,更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
程元禧吓了一大跳,因为燕宁不曾对他这麽凶过,但他还是含著泪水继续问:“为什麽?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?”

“你得的是什麽病?有没有去看医生?医生怎麽说?”燕宁劈头又是一大堆问题。

“燕宁,擎阳他……”林廷崴正想描述赵擎阳现在的惨状时,突然感觉他的裤子被抓著,低下头就看到一个小号的赵擎阳。

程元禧无心的言语狠狠地撕扯她的心,赵擎阳的确是不要他们了!

“就是因为爸爸说自己是蛋,所以妈咪才会生气。”程元禧又自己下了个注解。

“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!”燕宁决断地回答。

一进入赵擎阳的住处,就闻到阵阵酒臭味,而且空气糟透了。

“我没有……”燕宁激动地摇头否认,她没有意思要拆散他们父子,她怕的是自己的心,她怕再次深陷。

“妈咪,爸爸已经说他不是蛋了,你不要生气了嘛?”程元禧撒娇地搂著燕宁猛亲,每次妈咪生气,他都用这招。

“宁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我也要吃!”双胞胎也立刻加入“吃”人的行列。

只可惜一旁的双胞胎不解风情,也加入亲人的游戏,但是混乱之中难免亲错人。

“妈咪为什麽要生气?”程元禧果然发挥他好奇宝宝的精神。

留下林廷崴一个人得意地笑著。

赵擎阳还是毫无动静地沈睡著。

林廷崴?他找她做什麽?难道跟赵擎阳有关?

“你……你放手啦!”燕宁娇羞不已地想要挪开他的头!但“色狼”哪肯就此罢手。

燕宁拉开窗帘并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。

“他?!”林廷崴瞠目结舌地看著程元禧,燕宁什麽时候帮赵擎阳生了个儿子?

“对呀!还是妈咪软软的比较舒服。”燕昀禧挤开赵擎阳,霸占住燕宁柔软的胸部。

他到底得了什麽病?有没有去看医生?

“我不管,这是我专用的。”赵擎阳孩子气地挤开双胞胎,霸道地占“胸”称王,脸还眷恋不已地上下磨蹭,搅得燕宁的脸越来越红,心跳也益加快速。

“你骗不了我的!你最近看到我的时候,那种欣喜的表情是无法作假的,你还是爱我的!”赵擎阳戳破她的保护膜,逼她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。

虽然燕宁还是没给他好脸色看,偶尔还会冷嘲热讽,但起码不再漠视他的存在。而且孩子们每次看到他,那发自内心的开心笑颜,更让他乐不思蜀。

“总裁,‘擎阳’的林副总想要见您,现在正在外面等,要请他进来吗?”秘书恭敬地问。

燕宁迟疑一下。“好的,请他进来。”

燕宁有些茫然地看著赵擎阳,一时无法回神,等她好不容易拉回神智便立刻拉开与赵擎阳的距离。

“你为什麽又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样子?告诉我!我到底要怎麽做你才愿意原谅我?”赵擎阳无奈地看著她,他已经无法可想。

赵擎阳一发现燕宁的不对劲,立刻起身来到她身旁,犹豫地碰碰她的脸想唤醒她。“宁?你怎麽了?”

“你如果对他还有心,就趁早带孩子们去看看他吧!否则我怕会太迟。”林廷崴低头以掩饰贼笑,故作悲伤地说。

面对双胞胎的纠缠不休,再加上连续几晚失眠累积起来的疲累,燕宁终於耐不住性子地怒道:“他不会再来了!”

程元禧当然是第一个提出控诉的人,他摸摸自己被扎红的细嫩小脸。“讨厌,爸爸的胡子好刺!”

孩子们也乐此不疲!甚至有几次还提醒他忘了求婚。

燕宁烦躁不安地恼著,而一旁的双胞胎还不放弃地吵著要找人!就在燕宁觉得自己快要失控时,敲门声适时传来。

看来这一家人的争夺战是暂时无法休止了。

“我不要,除非你让我亲亲。”“色狼”还讨价还价哩!

“混蛋就是混在一起的蛋。”程元禧以专家的口吻解说。

已经整整一个月!她每天都看到他,连假日都躲不掉。

“不!我没有!”

燕宁一把接过钥匙,牵过双胞胎,直奔赵擎阳的住处。

“什麽是混蛋?”燕昀禧终於有出场的机会,但她的问题却让赵擎阳后悔没有“三思而后言”。

“为什麽?”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反问。

“逼问他的结果才知道他终於找到你,但你始终不肯原谅他。讲到最后,他竟然流下眼泪,认识他那麽久,我从来没看他哭过。

燕宁连忙瞥开眼,不敢与他专注的眼对视,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。

“叔叔,你可以带我去找爸爸吗?”程元禧兴奋地拉扯著林廷崴的裤子,因为他听到这个叔叔提到爸爸的名字。

每天接近中午时,她就会心跳加速地期待开门声。
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我喜欢!”赵擎阳终於找到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。

“我也要去找爸爸。”燕昀禧也有样学样地抓住林廷崴另一只裤管。

“别急,我没事。”

一听到程元禧的话,燕宁马上来到赵擎阳身边,焦急地轻拍他的脸颊。

“燕宁,你们连小孩都有了,还有什麽不能谈的?而且看得出来他们很喜欢擎阳,难道你真的忍心拆散他们?”林廷崴磷惜地摸著双胞胎的细发,希望能藉著小孩软化燕宁的心。

不过当他看到燕宁也因他们的对话而露出笑颜时,立刻乘胜追击。

“燕宁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!”林廷崴语重心长地劝说,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:“你离开的第一年,他根本无心於公事,想尽办法只想找寻你的下落,他委托了十几家徵信社,而且他还亲自查询所有的旅馆、饭店、医院,甚至是殡仪馆,他将自己搞得狼狈不堪,整个人变得不像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。

燕宁又窘又气地看著一对儿女,她真是被这两个小鬼打败了。

但他显然找错对象,因为他忘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好奇心有多麽强。

“她?!”林廷崴的嘴已经可以塞进鹅蛋了。

“你到底怎麽了?”赵擎阳懊恼地问。

“擎阳!你不要吓我,你醒醒啊?”燕宁难过地看他憔悴的脸,才一个星期不见,他已经瘦了一大圈。

“我很好,但有一个人快不行了。”林廷崴无奈地苦笑。

但是燕宁早就察觉到他的意图,猛地将两张小脸朝向他,涂得他一脸口水。

燕宁恼怒地不知该拿眼前正跟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的男人怎麽办?

“擎阳,你怎麽了?哪里不舒服?”燕宁惊喜地望著苏醒过来的赵擎阳,双手慌乱地抚上他的身体!担忧地询问。

“擎阳,你醒醒,我不要你死,你听到没有?擎阳?”她越想越心惊!眼泪也倏地掉落!她加重手劲想要摇醒他。

原来是廷崴从中牵线!赵擎阳总算意会过来。

“对呀!我也不是蛋,所以妈咪不生气了喔。”燕昀禧也抱著燕宁猛亲。

“后来是我看不下去,才将他逼回公司,但他仍然没有放弃找你!一到假日,就开著车子大街小巷到处跑,连我看得都很感动,也很不忍。

“你们都是我最珍爱的宝贝,我怎麽可能不要你们?等妈咪不生气了以后,爸爸就可以再去看你们了。”赵擎阳很小人地利用两个孩子,希望他们能让燕宁态度软化。

今天她终於忍不住出声嘲讽。“你们公司倒了吗?”

“钱再赚就有,但家人就不一样,失去了就很难再要回来。”赵擎阳抬头凝视著她,寓意深重地回答。

“谢谢,我没事。”她生疏地道谢,她决定与他保持距离,今后的午餐就让他们父子三人去就好,她不该再趟这浑水。

赵擎阳哭笑不得地听著“蛋”的对话,只怪自己一时口快。

“不要再骗我,廷崴都告诉我了,他说你病得很重。”燕宁难过得又掉下泪来,她以为赵擎阳有心瞒她,不告诉她实情!看来他真的已病入膏肓。

赵擎阳脸部肌肉严重扭曲,因为他的儿子正在吃他最爱的女人的豆腐,而他却只能在一旁敢怒而不敢言。

她猜错了!

两个孩子看到妈咪在哭,也跟著嚎啕大哭,声音大到足以吵醒“死”人。

“我们能不能不要谈他?”燕宁还想逃避,她真的怕再受伤。

“因为爸爸是混蛋。”赵擎阳脱口而出地说道,同时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做下注解。

他要她如何能相信他的真心?如果他有心又怎会因她的一番话就打退堂鼓?如果他有心又怎会对他们不闻不问?

此时,只见赵擎阳的脸色益发苍白,但他、甘情愿承受这甜蜜的“负担”。

“妈咪,爸爸怎麽还不来?”程元禧这一个星期来,每天缠著燕宁要爸爸。

“因为爸爸以前做错事。”赵擎阳满意地回答程元禧的问题,希望藉由一问一答,让她知道他的心。

“宁,你好狠啊!我也要亲亲!”赵擎阳不依地嘟著嘴,努力往燕宁的脸亲去,可怜的她因身上压著两个孩子,根本逃不掉,当然立刻被捕获,他的热情烧得她的脸艳如彩霞,好不美丽。

赵擎阳还没回话,就见燕昀禧也硬挤上来。“爸爸,我要抱抱。”

“什麽意思?”燕宁防卫地回问。

“直到上个月!我才又在擎阳的脸上看到久违的笑容,他每天眉开眼笑地来公司,心情好得不得了,越接近中午的时候,他就笑得越开心。

现在,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上这里找燕宁和一对儿女。

“擎阳!你怎麽了?你醒醒啊!擎阳!”

燕宁不想做任何回应!因为她知道他指的是赵擎阳。

“妈咪,我要找爸爸。”燕昀禧也带著哭音加入阵容。

说她不心动那是骗人的,但她怀疑他求婚的动机何在,因为他每次被拒绝后,依然和儿女们嬉笑玩耍,好像这个“求婚游戏”已经变成他们每次见面的开场。

燕宁还是不说话,但嘴角又上扬了些。

“爸爸,你赶快跟妈咪说你不是蛋,妈咪就不会生你的气。”燕昀禧立刻软软地要求。

“所以我今天才会特地来找你,我不会要求你原谅他,因为他过去真的很差劲。但我希望你能再给彼此一个机会,不要继续互相折磨下去。”

“我也喜欢啊!”双胞胎又是异口同声地反驳。

她原本认为以他喜新厌旧的性子,最多三天,她就可以摆脱他的纠缠。

他既然无心,当初就不应该强行介入他们的生活,更不应该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又消失无踪。

不过看到燕宁伤心落泪的模样,却让他心疼不已,但这也证明了她对他仍然有心。

赵擎阳有一刹那的恍惚,但立刻激动地握紧燕宁的手!像是要确认她的存在。“宁?你真的在这里?不是我在作梦?”

“宁,我承认我不是‘蛋’,你就原谅我吧!别生气了。”赵擎阳厚著脸皮要无赖。

赵擎阳赞赏地看著程元禧,真是虎父无犬子。“爸爸害妈咪很伤心。”

“好臭喔!”程元禧捏著鼻子!紧皱著小脸。

“对,我就是色狼,所以我要吃你喽!”赵擎阳说话的同时,嘴也不老实地覆上她的唇。

只是,会不会太迟了?

怎知从那天起,他每天都会来这里陪孩子吃午餐,而且假日还会上外公的家!怂恿孩子们来个全家出游。

“没想到他连生孩子的手脚都比旁人快。”林廷崴对赵擎阳的能力真是甘拜下风。

林廷崴一面说,一面贼贼地偷瞄燕宁的反应,他发现燕宁的态度已有一些软化,而且看得出来她对擎阳还馀情末了,看来他得再下点猛药。

“那爸爸为什麽说自己是混蛋?他又不是蛋?”燕昀禧又有疑问。

“爸爸!我好想你喔!你怎麽都不来看我们!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?”程元禧终於找到空档可以说话,强挤到赵擎阳的身上!可怜地看著他。

“嗯?谁……谁在哭?”赵擎阳被一阵哭声吵醒,他试著想睁开眼,但他头痛得都快裂了,他双手抱著头呻吟。“好痛……”

“我还以为他又找到另一个春天,正在为他感到开心的时候,谁知道这几天他又开始委靡不振,每天喝得醉醺醺。

“为什麽要害妈咪很伤心?”

“我不要听,你走!”燕宁不愿再看赵擎阳一眼。

“你……色狼!”燕宁只能羞红著脸,瞪视“色狼”的头顶。

燕宁这才知道被林廷崴给骗了,原来自己闹了一个大笑话,她顿时恼羞成怒地挣脱他的怀抱。“你们是故意联合起来整我的吗?看我还为你伤心难过,你很得意吧!你们实在太过分了!”

燕宁的反应早在林廷崴的意料之中!但为了多年好友,他还是必须硬著头皮说明来意。

她的心情又再度因他而起伏波动,这不是她所乐见的!她不要重蹈覆辙!她不要再被伤透心!

赵擎阳直觉她又缩回那冷漠的壳里。刚刚才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进展而已!怎麽又回到起点了?

燕宁一听到他提起当年的事,所有的怨怼一下子全涌上心头。“把我害得那麽惨的人是你,你有什麽资格跟我说教,你走!我不想看到你!”

看到赵擎阳如她所愿地离开,为何她的心反而空荡荡的。

虽然是她要他离开他们的,可是他什麽时候变得这麽听话?难道他真的不要她们母子三人了?

赵擎阳知道在这个节骨眼,说什麽都没用,反倒会适得其反,先让她冷静冷静,一切等她平静下来后再谈。“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,不要钻牛角尖,只要相信我是真心的就够了。”

而她也开始习惯他每天的出现,甚至还隐隐期待著。

燕宁苍白著脸,猛甩头想摆脱那令人不快的想法。

赵擎阳不顾她的抵抗,强势但温柔地重拥她入怀!满怀深情的眼,定定地直视她。“宁,你误会了!我并不知道廷崴使计让你来的事!但我真的很高兴你能来看我,这表示你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,是不是?”

“我得的是相思病,而你就是我唯一的解药。”赵擎阳搂紧她,脸不红气不喘地说著情话。

可惜单纯的燕宁终究不敌狐狸,果然中计。

“做错什麽事?”

甚至外公都怀疑他们是否旧情复燃,还说只要赵擎阳是真心的,他就乐见其成。因为女人终究需要一个好归宿,尤其孩子也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父亲。

“你说太迟是什麽意思?是不是擎阳发生什麽事了?你快告诉我啊!”燕宁慌乱地抓著林廷崴问,心急的她根本没发现林廷崴脸上正挂著奸计得逞的笑容。

“你们……这是我的专用位置。”赵擎阳像是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,指著她的胸部,霸道地声明。

“好久不见!你好吗?”燕宁和善地跟林廷崴打招呼,因为以前他一直待她很好。

“我没有!我已经不爱你了!”燕宁矢口否认,她不能再给他机会来伤害自己。

赵擎阳不但有儿子,还有一个女儿?!

“你为什麽要这样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?我看得出来你还爱著我,为什麽不再给我们一个机会?为什麽要把自己困在过去?”赵擎阳激动地将燕宁紧紧抱住,他不懂她为何要困住自己,也困住他。

“对呀!妈咪不要生气了。”赵擎阳也依样画葫芦,决定加入亲人的行列,不过他的目标是燕宁的红唇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