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上一章:第八章 下一章:第十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这又关我外公什麽事?”燕宁不解他为何突然扯上她外公。

既然暗的查不出,他就走明的。

“你不用因为你的罪恶感或是孩子们的存在,而认为有义务要照顾我们。你也看到了,我已不是以前的燕宁,我有足够的能力养活自己和孩子。”

“什麽行为?”赵擎阳促狭地问。

赵擎阳得意地看著吴欣容急忙离去的背影,他相信他很快就可以见到燕宁。

“不用了!你只要离我远远的,就是对我最好的弥补。”燕宁不假辞色地驳斥。

“我也看到了。”燕昀禧作证似地用力点头。

吴欣容看了随后赶到的警卫一眼,面带微笑地说:“那我们可能必须‘请’您出去。”

看到他们这麽融洽地相处,她不禁自问,她有权利剥夺他们父子相认吗?

他差点忘了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问出她和程亦儒的关系。

“你以为我还会在乎你这些年来是怎麽过的?你说你过得不好,但你再怎麽苦,会有我苦吗?在你那麽绝情地对待我之后,你以为我是怎麽熬过来的?”燕宁怨恨地瞪著他继续说。

“乖、乖。”赵擎阳终於听到他们喊他爸爸,他激动地流下泪,将他们紧搂在怀里,深深感受这份真实感。

“喔?若我非见不可?”他还不曾吃过闭门羹!

赵擎阳坐上沙发,将一双儿女分别抱坐在他腿上,期待地问:“元元好聪明,希不希望叔叔当你们的爸爸?”

不过她也太小看他,竟妄想以这阵势让他离开。“今天没有见到燕宁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“他不……”燕宁才开口想要拒绝,就让赵擎阳的声音盖过。

吴欣容看到这情形,也不敢真把他给“扔出去”,只好赶紧通报燕宁。

他赵擎阳就属今天最窝囊,可是只要能再见到她,这一切的等待都值得!

“谢谢。”赵擎阳听到燕宁终於松口,不禁喜上眉梢,虽然结果不如预期,但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,起码她已经不反对孩子喊他爸爸,相信只要再多用点心,离他们一家四口团聚的甜蜜生活也就不远。

“有事?”赵擎阳好笑地看著眼前不及他肩膀高度的小女生,若他要硬闯,她又能奈他何?

“我们去吃麦当劳!”程元禧立刻提议他最爱的食物。

谁让她看起来太诱人,而他饿了五年!

这可恶的老头!

燕宁听完他的话,脸色显得更加凝重。他竟然还敢提起过去?

“除非是生意上的往来,否则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麽可谈的。”

燕宁还是面无表情地回视他。“你还有九分钟。”

赵擎阳不怒反笑地看著眼前娇小的女子,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,他当然明白她所谓的“请”是什麽意思?

“谢谢。”赵擎阳以为已经联络好了,於是免费送给接待小姐一个炫人的笑容,然后举步准备搭乘电梯上楼。

“你……无赖!”燕宁左右闪躲他的唇,可是怎麽也摆脱不掉他的侵犯,隐隐的情潮也被勾起。

“你敢!”赵擎阳怒目圆瞠,她竟敢让他的孩子叫别人爸爸。

“你再不合上嘴,我就吃了它!”赵擎阳说话的同时也覆上她的唇,饥渴地狂吻她。

燕宁因他突如其来的吻,脑子呈现短暂的空白,好一会儿才开始挣扎,但却撼动不了赵擎阳分毫,反而随著他的激情而被牵引出隐藏的欲望。

燕宁一听他提起孩子,便忍不住怒斥道:“你有什麽资格跟我谈元元和昀昀?别忘了,你曾经想扼杀他们!”

踏出电梯后,他依照刚才看配置图所留下的印象,大步地往燕宁的办公室走去,但在途中又被一名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挡住。

他就是想看她又羞又气的模样,那样的她不再冰冷刺人,而且美得惊人!

她现在才知道孩子对父爱的渴望有这麽强烈,可她竟然没有察觉,她实在愧为人母。

她一直认为他找她是因为受不了良心的谴责,而如今又发现孩子们的存在,所以自认为有责任要照顾她们母子,但这不是她要的。

“赵总裁,对不起,我们总裁现在不方便见客,请您改天再来。”吴欣容不卑不亢地说。

她这才想到这阵子他们每天都会过来和她一起吃午餐,没想到这羞人的一幕竟被孩子们撞见。

他相信这几年来追查不到燕宁的下落,一定也是程亦儒在暗中搞鬼。

赵擎阳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,起身前往“台钜”。

赵擎阳恍若未闻地走向她,在距离她一步的位置停住,那双酷似程元禧的眼,深深地望著她。

“我们难道就不能好好谈谈?”赵擎阳有些挫败地低嚷。

“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之间是如何地契合?”赵擎阳刻意提起属於他们之间的种种甜蜜,希望能融化燕宁冷凝的面具。这两次他所见到的燕宁都不是他印象中温柔甜美的模样,像是刻意戴著面具与他保持距离。

“我不准。只要他们是我的孩子,我就管得著,除了我!他们别想喊别的男人爸爸!”赵擎阳大步跨前,一把将燕宁扯入怀里,霸道地宣示所有权。

可是他打错如意算盘了,他是如愿见到燕宁没错!但却是在长达三个小时的等待之后!

这令他更急於知道程亦儒和燕宁的关系,因为他不相信程亦儒会随便交棒给不相干的人。

她的声音开始有了温度。

不管她个人与赵擎阳之间的爱恨纠葛如何复杂难解,她都无权切断孩子与他的亲情。

“喔!我的天啊!都是你害的。”燕宁脸红地瞪视著兀自得意的罪魁祸首。

“妈咪,你们在玩亲亲?”程元禧像发现新闻地大喊,眼里还门著兴奋的光芒。

“我才不是因为罪恶感或孩子才来找你的,我这几年来会这麽努力找你!是因为我、爱、你!你听到了没有,我说我爱你!”赵擎阳怒吼出他的感情。

“赵总裁,请留步。”吴欣容有礼但态度强硬地挡在赵擎阳前面,不让他越雷池一步。她才不管他有多好看,或是职衔有多吓人,她既然是燕宁的秘书,就有义务替她过滤闲杂人等。

“爸爸当然也要‘一起’去吃饭!”赵擎阳特别强调“一起”。而且还故意在她耳旁轻笑问:“你总不忍心让他们失望吧!”

赵擎阳环视周遭一圈后,迳自找一张椅子悠闲地坐下来,好整以暇地等待,不再理会其他人。

“是吗?”燕宁满眼狐疑地看著他。

她觉得深埋的怒焰已被点燃,而且正在她体内急速窜烧。

燕宁恼羞成怒地用力将赵擎阳推开,快步走到门口将门关上,然后将两个孩子牵到一旁的沙发坐下。

燕宁听到赵擎阳的问话差点没昏倒,她怎麽会冀望他帮她解套,他不制造更多麻烦就该偷笑喽!但元元兴奋的反应让她不想当场扯赵擎阳后腿,而且元元紧接著的话,更让她心怀愧疚。

她竟敢拒绝见他!

说真的,要对一个这麽俊伟又有男人魅力的帅哥说出拒绝的话,实在是需要点勇气,更何况他还是赫赫有名的企业钜子。

“只要能永远在你身边,我愿意做一辈子无赖。”赵擎阳终於抬起头来寓意甚深地回答,他饱含欲望的眼正吞噬著她的美丽。

“我为什麽不敢?他们是我生的,我要他们叫谁爸爸,你管得著吗?”她就是存心要惹怒他,这样起码可以消消她心中的怨火。

赵擎阳知道自己差点又闹笑话,於是赶紧想办法圆话。“我只是要跟他道谢,谢谢他这几年来替我照顾你们。”

听说“台钜”已由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总裁接任,而且这位新继任的总裁非常神秘,从未出现在公开场合,如果他猜的没错,这位神秘的女总裁应该就是燕宁。

“你……你放手,否则我要喊人了!”他的气息亲昵地吹拂过她的颈项,让她敏感地直打哆嗦,语调也不自主地变为娇嗔。

“不是只有爸爸和妈妈才可以亲嘴嘴。”程元禧义正辞严地回答。

“好,我们这就去。”燕宁不喜欢他们吃这些垃圾食品,但为了赶快将他们带走好摆脱赵擎阳那吃人的目光,她只好妥协。

委托多家徵信社连续几天的追查,仍旧查不到丝毫头绪,所有的资料都被刻意掩住。

但兄妹俩却因看到“亲嘴”的场面而停下奔跑的脚步,四颗眼珠子好奇地溜溜转。

“赵总裁,对不起,我刚刚跟总裁秘书确认过,她说总裁今天并没有跟您排约,请您下次事先预约后再过来拜访。”接待小姐为难地说出总裁的意思。

“哇!好棒喔!爸爸,妈咪,快走。”程元禧兴奋地嚷嚷。一手牵爸爸,一手牵著妈咪,催促著想赶快出发。

燕宁被他突然的举动给惊得住,好一会儿才气红著脸挣扎。

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的告白耶!

“是因为程亦儒的关系吗?”赵擎阳咬牙切齿,酸味十足地问。

赵擎阳带笑的眼里隐隐含著水气,虽然他们还不知道他就是他们的爸爸,但每看到他们一次,他的心就多一次悸动,他真的很感谢上天没有夺去他们的生存机会,让他还能见到他们。

“告诉你,我现在过得很好,不需要你的锦上添花,更不用说你还是造成我一切痛苦的凶手!我绝不会接受你廉价的补偿,因为我不屑!”燕宁一古脑地将心底的怨愤发泄出来,她还以为自己已经遗忘那段痛苦的过去,原来她只是深藏,未曾忘记。

赵擎阳旁若无人地搭电梯直闯顶楼,任由警卫在后头呼喊。

“希望!”程元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他喜欢这个叔叔,他好高而且还长得很帅。

就在他们难分难舍之际,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,程元禧和燕昀禧两兄妹冲了进来。

“元元!昀昀!”

兄妹俩高兴地牵上妈咪的手。

他还真是个大麻烦,她当初怎会沾惹这尊瘟神!

赵擎阳欣慰地看著小孩健康活泼的笑脸,转头看向燕宁诚挚地说:“宁,我真的很感动能有他们,他们是最美好的存在,谢谢你。”

“是真的。”赵擎阳佯装无辜地点点头,若让她知道他又不相信她,而且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飞醋,一定又会惹恼她。

赵擎阳当然立刻抱起她,也一并抱起一脸羡慕的程元禧,逗得他们笑嘻嘻的。他漾著满足的笑容,原来这就是有子万事足。

“我也要吃麦当劳!”燕昀禧当然无异议。

没想到她对他的首度示爱会是这种反应。

燕宁冷眼看著赵擎阳,只淡淡地说了句:“赵总裁,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赵擎阳好笑地看著她错愕的娇俏模样,他的告白有这麽令人难以接受吗?

“你不必谢我,这是为了两个孩子。但是你要离我远一点,不准再有刚刚的行为发生。”燕宁不假辞色地警告,但她晕红的脸颊却削弱了她的气势。

“你——”他明知故问—燕宁气得不再搭理他。转向一对儿女!伸出手笑著说:“走,我们去吃饭吧!”

就由他去吧,她猜他也只是一时新鲜,才会这麽热中,相信只要新鲜感过去,他就不会再来纠缠她们。

兄妹俩则乖乖地任他搂著!只是觉得奇怪,为什麽这个新爸爸又哭又笑?

赵擎阳站起来伸伸腰,槌槌略微僵硬的肩膀,心里暗叹燕宁的心好狠,真的就让他在此枯坐三个小时,任由来往的员工评头论足。

“元元和昀昀也是我的小孩,今天不谈出个结果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赵擎阳坚决地说道。

“那爸爸呢?”程元禧渴望地看向赵擎阳,他已经认定赵擎阳就是爸爸,他从来没有跟爸爸一起吃过饭,他好想跟爸爸吃饭。

接著程元禧哀求地看向赵擎阳。“我可以先叫你爸爸了吗?我已经想要爸爸好久了!”

听到燕宁的反驳,让赵擎阳更加懊悔。“宁,我每天都在自责当时对你所造成的伤害,你知道这五年来我是怎麽过的?”见她依然不答话,赵擎阳继续缓缓说道:“这五年来,我委托十几家徵信社寻找你的下落,直到那次喜宴,我终於找到你才终止这个委托。这几年我一直在悔恨中度过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但我是真的想弥补。”

“宁,我们无法回到过去,可是我们为什麽不能从头来过?我愿意尽一切努力让你们过得更好。难道你忍心让孩子们没有爸爸?”赵擎阳当然知道她所受的苦,也明白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。他十分清楚燕宁不会轻易原谅他,所以他试著动之以情,希望藉由孩子来软化燕宁的态度。

他简直快被气死了,他不是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吗?怎麽她还不明白他的心意?

“爸爸。”程元禧也不甘示弱地将口水抹上赵擎阳另一边的脸颊。

燕宁的双眼也忍不住泛红,她知道赵擎阳尊重她的意愿,所以没有主动跟孩子们表明身分。

燕宁惊愕地小嘴微张,她有没有听错!最不相信爱情的赵擎阳竟然在说“爱”!

赵擎阳站在“台钜”一楼的大厅,跟接待小姐说明来意后,便在一旁等候“觐见”,他无视於周遭人对他投来讶异的目光,迳自研究起这楝大楼的楼层配置图,原来总裁办公室跟他一样都在顶楼。

“你叫啊!如果你不介意让别人看见我们这亲密的模样,我倒是非常乐意当众表演。”赵擎阳一脸不在乎,甚至还一副非常沈醉的样子。他已经开始在她的颈项上盖章。

“算了。就像我刚才所说,我有足够的能力养活我自己和孩子,你不必因为罪恶感或是孩子的存在,而硬要照顾我们。”燕宁再次重申立场。

“谁跟你说妈咪要跟叔叔结婚?”燕宁惊讶地反问元元。

燕宁不知该如何回应程元禧令人啼笑皆非的话,她求救地看向赵擎阳,希望他能解围。

别看程元禧年纪小,其实他非常聪明,而且求知欲旺盛,有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,如果无法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,他可是很缠人的。

看到孩子们灿烂的笑脸!燕宁不忍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。

“你、你放手!”

倏地,赵擎阳变得不再轻松惬意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迫人的气势。

“不放!我这次不会再放你走。”赵擎阳埋首在燕宁的颈间,吸取久违的馨香。

赵擎阳是对不起她,但孩子是无辜的,她怎能漠视他们对父爱的渴求?

“宁……”赵擎阳还想说些什麽,但被盛怒的燕宁打断。

燕昀禧出乎意料地走到赵擎阳跟前,两手张开,撒娇地说:“我要爸爸抱抱!”

“五年前发生意外时!我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,但我却奇迹似地存活下来,那时我就告诉自己,从今以后要为自己而活。现在我好不容易重新站起来!你却跑来告诉我,你错了,你想弥补我。你以为我会感激得痛哭流涕?”

“我好想你。”

“赵总裁,我说过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;如果你只是想找我叙旧,恕不奉陪。你请回吧!”燕宁不留情面地下逐客令。

而且他相信只要握有这两个宝贝!燕宁就不至於对他不理不睬,那他就还有机会。

自喜宴后孩子们就一直问著赵擎阳的事,她看得出他们都很喜欢他,也许是父子天性吧!

“下次我会记得锁门。”赵擎阳满脸无辜地说。

“你可以随时来探望孩子,但必须事先知会我。”考虑良久后,她终於决定让他们父子有见面的机会,这已是她最大的容忍限度。

查不出来!?

“赵总裁、赵总裁?”接待小姐的声音唤回他的思绪。

跟著吴欣容来到燕宁的办公室门口,不等吴欣容敲门通报,赵擎阳就自动地开门进去,并把吴欣容给关在门外。

“叔叔。”两兄妹异口同声高兴地喊人,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叔叔。

“妈咪,你是不是要跟叔叔结婚?”程元禧兴奋地问!他希望叔叔可以当他的爸爸。

“你外公!?你说程亦儒是你外公!”赵擎阳又惊又喜地问。

“你还没说这跟我外公有什麽关系,难道你想对他做什麽?”燕宁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满脸防备地问道。

而众人也迫於他的气势不敢造次,你看我,我看你的,拿他莫可奈何。

燕宁也在一旁拭泪,她承认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还是需要一个父亲的角色,这一点是她不论付出多少爱也无法取代的。

“你……”他那是什麽意思?他想跟她永远在一起!?

听说玩亲亲的人都会结婚,那他不就有一个爸爸了!他喜欢叔叔,而且他想要一个爸爸!

“这点不劳你费心,我有自信可以帮他们找到一个比你更适合当他们父亲的人。”燕宁挑衅地看向他,她当然知道孩子们希望能有一个爸爸,但这不代表就非他不可。

“爸爸。”燕昀禧甜甜地叫著,并且送上一个湿答答的吻,她这次总算比哥哥快一步。

接著他蹲到孩子们的面前,激动地摸摸他们的头跟他们打招呼,语调有些不稳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