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上一章:第七章 下一章:第九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如果你坚持否认,我不介意做DNA比对。”赵擎阳非常不高兴她急欲撇清的态度,不得不下重话。

“肚子饿不饿?我们去找东西吃好不好?”赵擎阳顺手抱著程元禧站起来,一手抱著一个,这两个小孩似乎特别容易激发他潜藏的父爱,让他忍不住想呵护照顾他们。

“可是他是叔叔不是陌生人啊?”燕昀禧单纯的小脑袋无法区分其中的差异。

燕宁起身牵著他们的手,并看向方书寰出声询问。“你要不要到我办公室坐坐?”

将他们俩喂饱后,赵擎阳陪著他们到屋外的庭园玩耍,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人呢!

意外之后,外公安排她到美国休养,直到生下双胞胎。

她不再刻意隐瞒孩子的事,以元元与他相似的程度是很容易联想到的。

“叔叔?”燕宁非常好奇双胞胎口中的“叔叔”。

这不是他期望的回答,然而面对毫不留情的燕宁,他感到莫可奈何。

燕宁笑开脸,蹲下身子将他们抱在怀中,笑问:“是谁带你们来的?”

“哥哥,叔叔的抱抱好舒服,像爸爸的感觉。”燕昀禧无视於哥哥的“戒严状态”,满意地窝在赵擎阳怀里。

“不了,我还有些事得处理,要我送他们回去吗?”方书寰还要赶回去,无法再久留。

小女孩张著圆滚滚的大眼盯著他直看,没有回答。

他已经有孩子了!而且还是如此可爱的双胞胎!

赵擎阳妒红著眼看著他们亲密的身影,程亦儒那老色鬼还将手亲昵地搭在燕宁肩上,俯身在她耳旁低语。

“弟弟,叔叔没有要卖掉昀昀,只是想看看她哪里受伤。”赵擎阳赶忙解释,设法取得男孩的信任。

“不用了,我等一下再带他们回去就好,谢谢你。”

“你们的妈咪呢?”赵擎阳慈爱地看著程元禧,他越看越觉得这男孩眼熟!有种照镜子的错觉!尤其这男孩倔强的神情,跟他更是如出一辙。

现在对她而言,他只是个提供精子的人,让她得以拥有那对可爱的宝贝,除此之外不具任何意义。

短短的一个多小时,重要的集团年度会议在她的主持下结束了,而且今年的工作检讨和明年的营运企划,也全都有了具体的建议,这才是一个成功的会议。

赵擎阳跨大步伐挡在她身前,让她无法通行。“你还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为什麽不告诉我孩子的事?”

“好,我肚子饿了。”双胞胎异口同声回答。

“可是我们以前没看过他,所以他是陌生人。”程元禧显然比燕昀禧有概念多了。

方书寰在了解他们不可能成为一对恋人时,已将对她的爱慕转为朋友间的欣赏,而且他也找到属於他的人,他们将於这个星期天结婚。

“我刚才带那两个小家伙去试穿花童装,他们吵著要来看你,拗不过他们只好把他们带来啦!”方书寰无奈地说,这两个小鬼可把他整惨了,他们是很可爱没错,但精力太旺盛,才跟他们在一起几个小时,就已经用掉他一年的运动量。

她不懂他为什麽还要找她,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在五年前就结束了,不是吗?

晶亮灵动的大眼、白皙粉嫩的双颊、天真无邪的笑脸,再搭上里著圆滚滚身躯的精致小礼服,就像是圣画里的天使,只是更为活泼生动,让人的视线忍不住紧锁著他们互相追逐玩闹的小小身影。

她知道“他”一直在找她,但都因外公的阻挠而没有斩获,因为外公将她保护得滴水不漏。

“还好啦!反正就当他们是在帮我做体能训练。”方书寰摇摇头笑道,并不以为意。

“元元!昀昀!你们怎麽乱跑,妈咪好担心!”一个紧张的女声传来。

燕昀禧挣扎地看著赵擎阳带笑的脸,突然下定决心似地抱紧赵擎阳的脖子。“叔叔是好人,他不会卖掉昀昀。”

燕宁的注意力全在双胞胎身上,没注意到一旁的赵擎阳正用双眼吞噬著她。

星期天——

燕宁退后一步以避免接触赵擎阳逼近的身体。

“没想到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!”

刚才双胞胎也说他们没有爸爸,这是怎麽回事?有没有可能他们是他的孩子!?

五年前的那场意外,让她侥幸地逃过一劫,只受了点轻伤,而且还幸运地保住孩子。

“我……”赵擎阳首次词穷,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“妈咪!”

要不是看在他上了年纪,他一定回敬一拳。这老头虽老,但拳头还挺硬的。

“您跟他们是什麽关系?”看到程亦儒理所当然地摆出保护人的姿态,让赵擎阳心里满是酸味。

他们是什麽关系?燕宁为什麽这麽听他的话?

燕宁的惊慌当然没逃过赵擎阳的眼,由此看来他更加确认双胞胎是他的孩子。

而女儿燕昀禧跟她则像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

他已经错过一次,他不能再错过第二次。

这股熟悉让他忍不住对小男孩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。

她赶紧摇摇头,甩掉那乍现的想法。

“星期天我们都会去参加你的婚礼,你放心。开车小心点。”

“妈咪跟新娘子在一起。”程元禧睁大圆亮的眼看著赵擎阳,愣愣地答话。

无缘无故被打一拳的赵擎阳,抚著红肿的下巴,怔仲地看向程亦儒,略带怒意地问:“程老,您这是什麽意思?”因为他们都是商场上知名的人物,所以他自然也认识程亦儒。

当他看清那人的脸时,立刻赏了他一拳,并怒气冲冲地瞪视他。

“这与你无关。还有我不希望你再接近他们,他们现在由我保护著。”程亦儒放话后就护著燕宁母子离开,燕宁赶紧跟著他走,连看都不看赵擎阳一眼,只有双胞胎还回头跟他挥手道别。

程元禧感觉到赵擎阳的目光,他甜甜地回赵擎阳一个大大的笑容,抬头问著燕宁。“妈咪,你认识叔叔啊?”无视大人间的暗潮汹涌,乌溜溜的眼珠子来回盯著燕宁和赵擎阳直转。

“我不叫妹妹,我叫昀昀。”燕昀禧稚嫩的声音坚持地更正赵擎阳的叫法。

爸爸!赵擎阳的心因燕昀禧的话而揪了一下。

赵擎阳注意到他们正朝他的方向跑过来,其中的小女孩一个不稳跌扑在地,豆大的泪珠已凝聚在眼眶,眼看就快要嚎啕大哭,赵擎阳忍不住一个大跨步将她抱起拥入怀中。

燕昀禧转头看看赵擎阳又低头看哥哥,犹豫不决地说:“可是他有爸爸的味道,我喜欢他。”

“我不是弟弟,我是元元。”如出一辙的回答,让人想怀疑他们不是兄妹都很难。

蓦地,他的眼光被一对小人影给吸引住。

看著桌上放置的相框,她不禁扬起一抹笑,照片里的人是她最重要的一双子女,他们无邪的笑靥总能让她忘却烦恼。

“妈咪,刚才方叔叔带我们去跟新娘照相。”程元禧现宝似地得意说道。

燕宁忽地一怔!但随即回神,脸色平静得似乎不曾改变。她淡笑著与方书寰道别,不再谈“他”。

他这才发现他很少这麽“听话”,而且还耐著性子跟小鬼闲扯。

妈咪!?这对双胞胎叫她妈咪!?

这两个小魔王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收敛点,因为其他人都把他们给宠上天了。

如果燕宁的孩子还在,应该也有这麽大了吧?如果他们是他的孩子该有多好!

赵擎阳这个尘封在记忆里的名字,最近倒是常常闪过她脑海,因为程元禧——她的双胞胎儿子,越来越像他了!尤其是眉眼、神情更是如出一辙。

“妈咪!”

赵擎阳轮流喂著双胞胎,听他们的童言童语!看他们开怀的笑颜,他的心不自觉涨得满满的,原来当爸爸的感觉这麽好!也许可以跟他们的妈咪商量,看能不能做他们的乾爹。

赵擎阳这才仔细打量跟前的小男孩,觉得他非常眼熟,尤其是眉宇之间更是神似某人,只是一时想不起像谁?

“对呀,以前这种会议至少都要开上两天。”

“妹妹赶快下来,你会被卖掉。”程元禧的危机意识十足,他防备地看著赵擎阳,深怕妹妹被带走。

“不认识,我们走。”燕宁急著将元元的头压回身后,看也不看赵擎阳便想越过他离开。

“让叔叔看看,哪里痛?”赵擎阳轻声安抚怀里的小女孩,搞不懂为何看她跌倒时,心里也跟著犯酸疼?

经过一年的学习和训练,她已能驾轻就熟地掌握公司的运作,外公也自此退居幕后,开始他含饴弄孙的养老生活。

但她绝不会让他夺走孩子,她今天已有足够的地位与他相抗衡,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他于取予求、委曲求全的小秘书。

“对呀,叔叔人好好喔!”燕昀禧也如法泡制,将口水沾满她另一边脸颊。

这一看却让她惊得愣在当场,怎麽是他!?

赵擎阳还不想让她离开!但看到她冰冷无情的脸,实在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宁?”突然一个男声介入。

程亦儒因为久等不到去找双胞胎的燕宁,心急地寻来,却碰上有个人正在纠缠他的爱孙,他不服老地走上前,想要给这登徒子好看。

“我也像王子。”程元禧也不甘示弱地回应。

“对了,‘他’又来问我你的下落。”方书寰没头没脑地突然迸出一句话。

“谁让你靠近宁的?你没有资格跟她说话!”

“真没想到这次只花这麽短的时间就把各部门的问题解决,连明年的企划方案都出来了,真令人无法置信!”

赵擎阳片刻也待不下去,他立即转身离开,现在他只想赶紧回去查出燕宁和程亦儒的关系。

“准新郎倌,怎麽有空过来?”燕宁笑著跟方书寰打招呼;不见平时的严肃形象。

“是我!”

“辛苦你了。”燕宁朝著汗流浃背的他了解地笑道,在冬天还能汗流满面,真是难为他。

他要夺回他最爱的人!

他也终於想到元元像谁,原来是像他自己!难怪他会有种亲切感,觉得自己像在照镜子!

“这五年来我一直在找你,希望能弥补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,可是完全没有你的讯息。这几年你过得好吗?”赵擎阳毫不掩饰眼中的深情。

赵擎阳听著他们的童言童话!不觉笑意更深,原来在孩子眼中他像个坏蛋。

但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场意外应该已经夺去他未出世孩子的性命,而他是间接凶手。

这五年来,他疯狂地找寻燕宁,公司的事也泰半交给林廷崴负责。他投注了许多的人力物力,几乎将台湾翻遍,却还是找不到她。

各主管此起彼落的赞叹声不断地传进燕宁耳中,她不禁对他们的大惊小怪感到好笑,因为她以前在“擎阳”就是受这样的训练!只因赵擎阳没空听废话。

他难堪地看著燕宁和她身后的双胞胎,因为他犯下的错误,使他无法拥有他们。

“你……”燕宁不敢跟他多说,怕他真的会夺走孩子们。她牵起两个孩子的手,转身就想逃离。

赵擎阳也由原先乍见的惊喜回复,他听到了双胞胎对燕宁的称呼。

她一直都知道外公希望能有个人继承他的姓氏,为了达成老人家的心愿,她便让儿子跟著外公姓。

“昀昀!”程元禧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踮著脚紧抓著妹妹的小胖腿,担心妹妹被带走。

可是,为什麽她就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他的所有事情?难道她对他还有所眷恋!?

赵擎阳从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大致了解情况,原来他们是单亲家庭,真是难为这对小兄妹,他忍不住将燕昀禧抱紧,希望能满足她对父亲的渴望。

这个叔叔笑起来好好看喔!看著妹妹心满意足地赖在他怀里,好像很舒服的样子,他也想要抱抱,可是妈咪说不可以跟陌生人在一起,怎麽办?

没有爱哪来的恨。

深深看了照片一眼!她才起身走向会议室。

燕宁也得愣地看著这火爆的一幕,没想到外公还是“一尾活龙”!

“放手!”燕宁沈声喝道,直到赵擎阳放开。

双胞胎立刻兴奋地奔向她,一人抱住一腿。

程亦儒将他们母子三人挡在身后,不给赵擎阳有接近他们的机会。

他神情略微激动地看著燕宁身后探出小头颅的一对双胞胎。

她立刻站起来防备地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,双眼警戒地瞪视他。

“因为妈咪说我们没有爸爸。”程元禧理所当然地道,他知道妹妹一直想要有个爸爸,他也想要,但妈咪说过他们没有爸爸。

赵擎阳害怕她又会消失不见,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。

“总裁,三点的年度会议要开始了,请您准备。”外表年轻干练的女秘书,提醒还埋头苦干的主管开会时间到了。

“你怎麽知道不像爸爸?”燕昀禧已略带哭音,她想要爸爸。

“我不欠你什麽,我们之间在五年前就已经结束,而且孩子早在你要我拿掉的同时就与你无关,还需要我提醒你当时的情形吗?赵总裁?”燕宁激动地回答,并且刻意强调对他的称呼,拉开彼此的距离。想起他当时的无情对待,让她原本以为已经消逝的恨意又渐渐复苏。

“妈咪,我穿得很漂亮,像个公主喔!”燕昀禧补充说明,并不忘赞美自己。

她已不再否认孩子的身分,但她疏离的态度,让他害怕,怕再度失去她和孩子。

可能是她太可爱了吧!让人不忍心看到她哭泣。

“哪的话?是我该向你道谢才对!否则我上哪去找这麽可爱的小花童?别忘了星期天来参加我的婚礼!”方书寰宠溺地摸摸他们的头。

“离开你,让我过得更好,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。”燕宁终於有所回应,但语气冷淡而且疏远。

随后而至的程元禧听到妹妹的话后,急忙教训她。“昀昀,妈妈说不可以跟陌生人说话!”

他扫描整个会场,连角落都不放过,还是不见那一抹牵动他心的身影。

他怎麽会在这里!?难道他已经发现孩子的事!?

若要问她是否还恨赵擎阳,答案是“不”!

因为这对双胞胎虽然人见人爱,但并不代表他们容易与人亲近!连方书寰都花费好一番功夫,才能跟他们打成一片。

看来老天爷是想藉由那场意外,让自己获得重生!她决定从此好好地为自己而活,多爱自己一点。

“不是,他们跟你无关。”燕宁否认得又急又快,反而给人欲盖弥彰的感觉。

他赶紧蹲下来安抚护妹心切的哥哥,免得小男孩的叫声引来众人围观。

“而且还不一定有结论呢。”

明艳亮丽的脸上脂粉未施,乌亮的长发简单地绾个髻,再加上剪裁合宜的裤装,在在让人无法忽略她的魅力。

他们是她的,谁也不能将他们带走。

她的眼冷冷地看著他,声音更是冰得足以冻人。“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!我们之间就不再有瓜葛。”

好可爱的娃儿!

赵擎阳好笑地看著程元禧挣扎又苦恼的小脸,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单纯的小脑袋在想什麽。

“如果没有其他事,可以让我们走了吗?”燕宁略显不耐地说。

“元元,你刚才也看到昀昀跌倒了,对不对?叔叔只是想看看昀昀有没有受伤。”赵擎阳无奈地改口,语气同时也放得更软。

燕宁抬头一望,是方书寰。

程元禧仍保持警戒地看著就算蹲下来还是比他高的人,迟疑地评估他话中的可信度。

“你又没给爸爸抱过,你怎麽知道?”程元禧直接戳破燕昀禧的想望。

她在孩子们满月的时候回台湾,并且在家当了一年的保母后,才开始到外公的公司帮忙。

一阵小孩的嘻笑声将她的思绪唤回,只见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可爱飞也似地冲到燕宁跟前,一人抱住燕宁一脚,叽叽喳喳地开始报告。

但这个人竟然只在这麽短的时间掳获他们的心,让她不禁想认识这位“叔叔”,於是抬起头来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人。

刚进公司那段时间,各部门员工对於她的能力都抱着质疑的态度,但看到由她主持的几个重要专案后!对她明快的处理风格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登时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五年后。

赵擎阳微笑地抱著他们俩走到用餐区,才将他们放下。由於喜宴是以自助餐式供应,因此赵擎阳拿著餐盘将他们点选的食物一一放入盘中,直到满满一盘后,三人才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。

“谢谢,我马上过去。”说话者是个大美人,而她刻意中性的装扮无损她的美丽。

赵擎阳哭笑不得地看著这两个宝贝蛋,他看起来像个凶神恶煞吗?

众主管鱼贯地走出会议室,只剩燕宁还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,为了这个会议她已经忙了几个晚上,将所有的资料综合整理,并做全盘了解,所以她才能切中要点,做出最有利的决议。

方书寰的喜宴上,一个孤傲的身影站在角落,他黯然的气息与周遭喜乐的气氛格格不入,显得相当突兀。

“他们是我的孩子!”赵擎阳难掩激动地说,这是一个肯定句而非问句,他已经可以确定小孩是他的。

她就是燕宁。

与方书寰道别后,燕宁沈默地牵著双胞胎回办公室,她的心还是因为方书寰的话起了波动。

如今想起赵擎阳已经不再令她伤痛,看来她已走出自己编织的情茧,原来作茧自缚的人一直是自己。

“妈咪不要生气,我们在跟叔叔玩,没有乱跑。”程元禧撒娇地抱著燕宁的脸猛亲,希望妈咪不要生气。

赵擎阳心想可能是自已吓坏她了,於是带著笑容、放软声调又重问一次。“妹妹,哪里痛痛?”

在他告诉她,他从未爱过她的那一刻起!她对他的所有爱恨便已全数埋葬。

燕宁冷凝的脸有刹那间的惊慌,但立即恢复,他不可能知道孩子的事,这只是他的猜测罢了。

赵擎阳僵直地立在原地紧盯著她,惊艳於她的美丽,几年不见,她已如盛开的花朵绽放,娇艳欲滴,引人垂涎。

但他一直没放过方书寰这条线索,所以他今晚才会不请自来,只要有一丝丝希望,他都不会放弃。

赵擎阳是抱著一丝希望而来的。

原来人在面临生死大关时,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微不足道。

虽然知道自她离开后,他就没再闹过绯闻,但这些对她面言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,因为她已经不爱他了。

“妈咪不是说不可以乱跑吗?你们怎麽不听话?”燕宁略微责备地看著他们。当她发现他们溜出新娘房时,立即惊慌地四处找寻,还好隐约有听到他们的笑闹声,这才循声找来。

燕宁一向讨厌冗长的会议,所以在她一开始协助外公处理事务时,就要求各主管提升会议的效率,务必达到以最短的时间做出最有效的结论,因为没有结论的会议只是浪费时间而已。

燕宁蹲下来将他们紧拥进怀里,藉以消弭刚才的不安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