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上一章:第五章 下一章:第七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他要好好回敬她,让她成为整个社交圈的笑话,看她以後如何在社交圈立足。他计划先在世人面前制造假象,让每个人都以为他又沈迷於她,等她志得意满时,他再狠狠地甩掉她,让她受尽众人耻笑。

“他现在不跟我说话,我也不知道他怎麽了,而且他最爱的人回来了,哪还会记得我的存在。”燕宁红著眼满是委屈地说。

夏蔓茵示威地抬高下巴,赵擎阳果然还是站在她这一边,她得意地看著一脸灰白的燕宁。

柳映雪暗自观察燕宁这个情况好一会儿,才开口问她。“你这个情形多久了?”

燕宁虚弱地慢步走回座位时,林廷崴已倚在她桌旁等她。

燕宁已从刚才的震惊回复!现在心里慢慢涌起一股甜蜜喜悦。

他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!

这些天赵擎阳和夏蔓茵亲密地出双入对,常常无视旁人存在地热吻相拥,像是要昭告全世界他们正陷入热恋。

“你……”林廷崴也不知道能再说什麽,只好轻拍燕宁的手以表安慰之意,不再多言地离开。

她就任以来的最主要工作就是阻绝所有女人与赵擎阳的接触,所有的事情都得经由她传达!甚至连燕宁都无法直接跟赵擎阳说话。

燕宁好不容易将年度总检讨的会议资料整理出来,总算可以松口气了。

那通电话燃起他心中埋藏了好几年的怨火。

“我不知道下午要开年度会报,也不知道要准备什麽资料,没人告诉我!”燕宁也跟著急了,她当然知道年度总检讨会的重要性,可是没人告诉她啊!难道又是夏蔓茵在搞鬼?她质疑地看向一旁若无其事的夏蔓茵。

赵擎阳这一听气极了,燕宁跟了他这麽久,难道不知道年度会报是多麽重要的会议吗?她竟拿这件事开玩笑,实在太不知轻重了!

“我会的。”燕宁温婉地笑答。能够认识柳映雪一家人是她的福气。

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柳映雪进一步询问。

她坐下的第一件事就是打辞职信,长痛不如短痛,她决定离开这是非之地,不再痴守一个不会属於自己的人。

赵擎阳知道他说这话是重了点,但他现在不能跟夏蔓茵摊牌,否则将会功亏一篑,只好暂时再委屈燕宁了,等他完成对夏蔓茵的报复行动,他自会给燕宁一个补偿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故意陷害你?”

“阿宁,你可能怀孕了,孩子是赵擎阳的吧!你们打算什麽时候结婚啊?”柳映雪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,但燕宁听而未闻,她还处在“怀孕”这个讯息所带来的震惊中!尚未回复。

燕宁满脸甜蜜笑意地走出医院,刚才经由方心悦的详细检查,确定自己已经怀孕三个多月。

而且外公已经跟她提过许多次,要她到他公司帮忙,先前她之所以婉拒,是因为她害怕一旦离开这里,与他的牵系就完全断了。

燕宁的脸色因夏蔓茵的话而更显苍白,但她仍不发一语。

“我上个星期就告诉你这件事,你还说不关你的事!听都不愿听。”夏蔓茵不慌不忙地说著谎!脸上还挂著委屈的表情。

以赵擎阳的精明,又怎会看不出是夏蔓茵耍的花样,不过燕宁跟他配合那麽久,竟连这种基本资讯也无法掌握,也著实让他有些恼火。

她不禁轻抚尚平坦的小腹,她和赵擎阳的结晶正在她的身体里成长,这是多令人感动的惊喜。

可是对燕宁,他在朝夕相处时一点一滴投入的感情,已经到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地步。

然而,这短短的一幕都入了赵擎阳的眼,他怒视燕宁和方书寰笑闹的身影!死盯著方书寰的车子,直到看不见为止。

“啊!”燕宁惊愕地得在原地,脸色苍白地盯著眼前热情拥吻的男女,她无法置信地看向赵擎阳。

不知道赵擎阳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後会有何反应?是高兴、震惊,还是愤怒?

当天下午人事公告就出来了,夏蔓茵任职总裁专任秘书,而燕宁变成执行秘书,其中的差别是夏蔓茵负责赵擎阳的所有私人事务,燕宁负责公事的执行。

“没有人告诉我今天下午要开会。”

他恨啊!为什麽每当他付出真心时,所得到的回报都是背叛!

她满心喜悦地轻抚小腹,真是不可思议,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她肚子里成长,而且是她和赵擎阳的结晶!

他们无视於燕宁的存在!当场在她面前上演激情戏。

她有赵擎阳的孩子!

“我们还没谈到。”燕宁不想让柳映雪知道实际状况,免得她担心。

如今他唯一的最爱又重回身边!其他女人当然只有靠边站的分,这也包括她在内。

“你心知肚明。”燕宁还是冷静以对。

自从方书寰主动打电话祝福她和赵擎阳後,她也比较可以心无芥蒂地与他来往。

但她现在已开始思索是否该继续委曲求全,抑或是断然求去,不再留恋。

稍微整理仪容後,她才慢慢地走回座位,并意外地发现赵擎阳的办公室门开著。

燕宁终於认清自己是在痴心妄想,她之所以忍气吞声地继续这份工作!是因为这样她才能见到他,而她仍抱著一丝希望,期盼他能念旧情再回头找她,可是她终究是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。

他迅速开门让她上车,接著火速地开车远离现场。

她作梦!既然她自己自投罗网,那就休怪他无情!

让她本来就不舒服的症状,又更严重了。

“柳姨,我知道你是关心我,只是很多事急也没用。”燕宁苦笑地说。

怎麽才一星期不见!她竟变得这麽憔悴!她是怎麽照顾自己的?

他怎能如此对她?

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,她最後的机会。

这点是她永远比不上的,就算在他们最亲密的时候,他都不曾如此公私不分。

“你凭什麽要求我?做不完就表示你能力不够。”夏蔓茵蛮横无理地刁难她。

不一会儿,柳映雪已和女儿敲定时间。

突然又想吐,她赶紧跑到洗手间,结果只吐出一些酸液!因为她不仅忙得没有时间吃饭,她的心情也糟到影响食欲。

夏蔓茵看到燕宁冷静以对且神色从容,而赵擎阳也由原来的暴怒冷静下来,这意外的发展让她不禁慌了,立刻虚张声势反问。

“柳姨,你是说我有可能怀孕了?”燕宁回神的第一句话!就是想要确认她是否已经怀孕?

就连之前两人如胶似漆时,他也不曾说过“爱”她,就连“喜欢”都没有!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夏蔓茵卡在中间,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!已缠得她喘不过气来,她已无力再多做挣扎。

接下来几天,夏蔓茵的恶意挑衅行为非但没有减少,还越来越过分。

“身为秘书,难道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,都不用敲门的吗?”女子气恼被打断好事,气焰嚣张地质问。

燕宁不可置信地瞪视他,他怎可盲目至此!?

这几天她像是两头烧的腊烛,要赶开会资料和处理公事,还要应付夏蔓茵无理的刁难。

而且前一阵子赵擎阳对燕宁的好,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俩深陷情网!现在这种胶著的状态应该很快就会明朗化。

燕宁又是一阵反胃,她难受地掩嘴快步走进洗手间对著马桶大吐特吐。

燕宁强自伪装的坚强崩溃了,趁泪水尚未落下之际,她转身跑出办公室,她无法再承受更多刺激和伤痛。

燕宁伪装的冷静在夏蔓茵离开後倏地瓦解,她已经快崩溃了。

但他们俩都没注意到有一双阴郁的眼,正透过窗帘的夹缝,紧紧地盯著他们俩的谈话,且在看到林廷崴的动作後,他的眼也越来越冷惊。

燕宁难过地漱漱口,这几天突发状况太多,让她一直忽略身体的不适,实在应该找一天去做个检查。

就算赵擎阳不要这个孩子,她和孩子也不会孤单,因为她还有外公和柳映雪一家人。

早在决定做他的女人之时,她就有心理准备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。

“阳,她一点礼貌都不懂,就连非礼勿视都不知道,我看你乾脆把她换掉,让我来做你的秘书好了?”女子甜腻的嗓音与刚才的斥骂声相差甚远。

“下午的会议改期。”赵擎阳不再看她,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。

只是这段时间就得让燕宁受委屈,他暂时还不能告诉她整个计划,也必须跟她保持距离,否则他可能会在无意中流露出对她的特殊情怀,万一让夏蔓茵起疑,那麽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

“你还是一样‘吸引力’十足。”燕宁忍不住调侃他。

“你就别再糗我了。”方书寰受不了地低嚷!被女人用眼睛生吞活剥的滋味并不好受。

“傻孩子,我让我女儿帮你检查看看,我打电话联络她。”柳映雪擦去燕宁滴落的泪水柔声说著,随即拨手机给方心悦安排时间。

她是该省悟了,痴守不属於她的男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燕宁准时出现,看到方书寰在上次的同一地点等她,身边有几个女子徘徊地走来走去。

若他对她还有心,他们可以再重新来过;若他已无心!那麽她会远离他!带著小孩好好的生活,她的生命将不再有他。

“什麽开会资料?”燕宁不解地问道,她没听说下午要开什麽会啊?

“看你气定神闲的,你这个皇帝不急,倒急死我这个太监。”柳映雪自嘲地说。

燕宁相信赵擎阳一定爱极夏蔓茵,所以才会在失去她後开始游戏人间。

她本想婉拒他的接送避免困扰,但想到她最近的身体状况,就没再回绝。

燕宁不想理会夏蔓茵,她加快脚步处理文件,一心只想赶快做完,好早点回家休息,她最近特别容易感到疲倦!就像现在她已是在硬撑。

经过比较,他已经很清楚当初对夏蔓茵只是一种迷恋,根本称不上是爱。

她欣喜若狂地快跑进他的办公室,没想到竟撞见他和别的女人热吻的镜头。

“这些文件下班前交给我,还有这些也要归档。”夏蔓茵丢下两大叠文件在燕宁桌上,颐指气使地分派工作给燕宁。

“真的!阳,你果然还是疼爱我的。”女子夸张地献上热吻,脸上不无得意,她就知道赵擎阳忘不了她,没有一个男人抵挡得了她的诱惑。

再说,他也想趁此更确认自己的心,他想理清自己对燕宁的特殊情感是否就是“爱”?

“嗯,会昏昏欲睡,而且没有什麽食欲,我还想说要找一天到医院请书寰帮我做个检查。”

“那怎麽可以!难道你们要让小孩变成私生子吗?”柳映雪激动地说。

“我不能确定,不过你这些情形,就跟刚怀孕的徵兆一样,所以我才要你去做个检查。”

不管赵擎阳接不接受这个孩子,她都决定将小孩生下来,因为这是她和他的孩子。

在她决心重回赵擎阳怀抱之前,已有耳闻赵擎阳与燕宁正在交往!原本她还有些担忧,不过事实证明是她多虑了。

但她不禁又想,也许这是上天特地赐给她的机会也说不定。

“燕秘书,不管问题出在谁身上,你身为执行秘书,竟连这麽重要的讯息都无法掌握,让我不禁要怀疑你的能力是否足以胜任这份工作。”

“你已经吃太多苦了,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好。”柳映雪语重心长地说。虽然燕宁无法做她的媳妇,但她对燕宁的疼惜不会因而减少,只是赵擎阳,他的风评不佳,她怕燕宁会受到伤害。

赵擎阳勉强抑下厌恶,语带骄宠地说:“我舍不得累坏你了,不过你如果真的想帮忙,就让燕秘书当你的助理好了。”

下班後,燕宁来到柳映雪的店。

“柳姨,不要激动嘛!我是说我们还没谈到,又没说我们不结婚。”燕宁安抚激动的柳映雪,其实她心里连个底也没有。

她不相信他看不出来谁对谁错,但他竟然一味地护短,还将错全推到她身上!原来爱会让人变昏庸,他已不再是那个精明果断的赵擎阳了。

他原本还在考虑,等夏蔓茵的事告一段落後,打算跟她求婚,结束他的单身生活。可是怎麽也没想到会发现她的背叛,这教他情何以堪?

原来他们在他未发达前曾交往过,後来夏蔓茵受不了无法挥霍的日子,背弃他转投向其他男人的怀抱,他也因此变得不再信任女人,并开始游戏花丛间。

她竟然也背著他跟其他男人往来,要不是他刚好站在窗台看到这一幕,他不就又被蒙在鼓里!

他不甘心!

但他自从一个星期前接到一通电话,神色匆匆地赶出去後,就没再进过公司也没回她的住处,而且连行动电话都关机,害她担心得吃不下也睡不著,好不容易丰腴一点的身子又瘦了。

“算了,我不再奢望,该我的跑不掉,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。”燕宁不若林廷崴乐观。

看到这份人事命令,让燕宁更加确认夏蔓茵在赵擎阳心中的特殊地位,他不但为了她安插这个形同虚设的职位,而且两人还同用一间办公室。

“到哪摸鱼去了?害我等得都快睡著了。咦!你脸色怎麽那麽苍白,是不是生病了,有没有去看医生?”林廷崴嘟囔地抱怨,後来看到燕宁满脸病容,又焦急地连声询问。

一星期前他突然接到夏蔓茵的电话,她说她难忘旧情,想跟他再续前缘。

纵然如此,她仍旧不给燕宁任何机会,赵太太的宝座她是坐定了!谁都别想跟她抢,她对扫除障碍,从不留情。

“我告诉你,你不用痴心妄想,他的心里头只有我,这几年来一直都没变过,你还是安分做你的秘书就好,别想飞上枝头当凤凰,免得到时伤痕累累,怎麽死的都不知道!”夏蔓茵不怀好意地提出警告,对情敌她一向不会心软,不管对手是强是弱。

“阳,你看看她这种态度,每次请她做事都推三阻四,现在又反咬我一口,我不管!你要替我讨回公道。”夏蔓茵眼见情势对她越来越不利,於是就开始运用女性魅力要赖。

“你是说……”燕宁被柳映雪话中的涵义震得说不出话来,她从没想到这个可能性。

“你最好记著我的话,离他远一点,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夏蔓茵脸色狰狞地撂下狠话後,高傲地走回赵擎阳的办公室。

她长得冶艳无双,有著一双狐媚的大眼、挺直的鼻梁、丰润性感的双唇,再加上精心描绘的流行彩妆将她衬得明艳动人,而且低胸的名牌服饰所包裹住的丰满上围,更是呼之欲出。

就他对赵擎阳的认识,赵擎阳绝对是以牙还牙的狠角色。

一进店里,燕宁又连连反胃,直奔洗手间。

“不会了。”女子更是将自己丰腴的身子紧贴向赵擎阳,意图挑起他的欲火。

她承认她想拿怀孕做赌注,赌他的心!

稍早,林廷崴已将赵擎阳和夏蔓茵的那一段过去,约略向燕申述说一遍,话语中满是忿忿不平,尤其对夏蔓茵的嫌贫爱富更是不齿。

他们一离开,燕宁抑制不住反胃地跑到洗手间呕吐,吐出所有的郁闷和不快,直到胃里空无一物,才无力地拖著身子走回位子。

难道他注定要爱上这种女人?

“你别白费心机,他不可能会信你的。”夏蔓茵斜睨她一眼!立刻尾随赵擎阳而去。

从日本回来後,燕宁和赵擎阳还是很甜蜜地过了一段日子。

最近她突然产生晨吐的情形,原本她也以为只是肠胃不适,所以不大留意!没想到竟持续了一个星期,而且不舒服的情形还越来越严重。

燕宁这才看向那名女子,惊讶地发现这名女子是她见过最美艳的女人。

柳映雪的问话又让燕宁从云端跌下,以她和赵擎阳现在的情形,他会要这个孩子吗?

“下午就要开公司年度总检讨会,我上礼拜就要你整理出今年公司的运作报告,你到现在还没交给我。”夏蔓茵刚刚告诉他,燕宁的开会资料还没准备好,还说她已经叮咛许多次,但燕宁都不加理会。

燕宁听到她这麽说就已经确定她的恶意栽赃!她转头坦然地看向赵擎阳,她相信以他的明智应该可以还自己一个清白。

“你是该去做个检查,不过是找妇产科。”听完她的描述,柳映雪已了然於心,笑道。

赵擎阳一看到她哪还记得其他人,而且依她这几天的观察发现,赵擎阳与燕宁之间根本没什麽,他不但看都不看燕宁一眼,有时就连她故意找燕宁的碴,他都视若无睹地任她为所欲为。

“那你自己要小心点!”柳映雪不放心地再三叮咛。

就是她让他开始游戏人间,不再相信爱情,不再相信女人,而如今她竟还敢若无其事地告诉他,她想再续前缘!

“夏秘书,能否请你下次早点交给我,不要耽误到我的下班时间。”燕宁看了一眼夏蔓茵放在桌上的厚重档案夹,知道夏蔓茵又将所有的文件塞在里面,直到快下班才交给她。

只见赵擎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而眼中的怒火也让室内温度顿时上升好几度。

再度碰上夏蔓茵,他更加确定自己已经爱上燕宁。

“心悦现在正好有空,你直接过去找她就行了。地点在方氏医院的三楼妇产科,你知道地方吗?需不需要我陪你去?”柳映雪询问道。

“瞧你乐的!你们计划什麽时候结婚啊?”

“最近你跟他是怎麽啦?为什麽那女人还在跟进跟出的?我问了他好几次!他都避而不谈,还叫我少管闲事。”林廷崴努著嘴指向赵擎阳办公室的方向,无辜地抱怨连连。

“不用了,我知道路的。”燕宁连忙推拒,她怎好再给柳映雪添麻烦。

“依我对他的了解,他是不可能会再接受夏蔓茵那个女人的,他会这麽做!一定有什麽特别用意。放心,我看得出来你对他面言是特别的,他一定会回头来找你的。”林廷崴冷静地评论。

“你离开我的这些日子,真是想坏我了,我不准你再离开我了。”赵擎阳心醉神迷地附和,温柔的神情连燕宁都未曾见过。

燕宁太过悲痛,所以她没发觉一双满是不舍的眼,紧紧追著她伤心离去的背影。

下班前,方书寰来了通电话提醒她今天是柳映雪的生日,等会儿他会过来接她。

而且这几天他连正眼都没瞧过她一眼!就连公事也都交由夏蔓茵转达,刻意跟她保持距离,意思已经非常明显。

燕宁仔细算了一下。“差不多两个礼拜。”

“宁,你怎麽啦?怎麽不说话?”柳映雪轻拍燕宁的手!唤醒怔仲的燕宁。

相较於当初夏蔓茵的背离,燕宁对他的伤害更深、更痛。

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累。”燕宁勉强挤出笑容回答。

赵擎阳瞥了燕宁一眼,立刻将脸埋在美艳女子的胸前,掩饰满脸的心疼和内疚。

他实在不愿相信她跟夏蔓茵是同类人,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。

她疲惫不堪地走到洗手抬漱口、用冷水洗脸提提神。怔得地看著镜子里的憔悴面容,她没想到短短几天就可以把人折磨得瘦了一大圈。

他为什麽要这麽做?他为什麽不直接跟她说清楚?为什麽要用这种最伤人的方式来让她知道真相?

他正在告诉她!他们的关系到此为止,而且他已找到取代她的女人。

刹那间,她突然明白赵擎阳这麽做的用意何在。

她心想只要熬过这个年度会议,就可以解脱,因为她已决定离开他,只有让自己自由,她才有办法活出自我。

他若是另结新欢,可以直接告诉她!犯不著安排这幕亲密戏,让她在毫无预警下撞见,就像让人狠狠刺了一刀,而且还在伤口上撒盐!那是一种椎心之痛啊!

这样才可以稍微消减他积了好几年的怨气。

夏蔓茵顺著他的视线望去,也正好看到那个镜头,她当然不忘扇风点火。“没想到她跟林廷崴这麽亲密!”

她已经连续好几天超过十点才下班,看来今天又免不了要加班。

她不会藉由孩子来要求他什麽?更不奢望他们之间会因这个孩子而有所改善。

他回来了!

“燕秘书,这是怎麽一回事?我下午开会要用的资料怎麽还没准备好?”赵擎阳难得亲自跟她说话,但语气相当不友善。

“你们没有计划要结婚吗?”柳映雪看燕宁的脸色一下喜、一下忧的,担心地问。

“柳姨。”燕宁感动得心口一阵热,眼眶也泛起雾气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