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上一章:第四章 下一章:第六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遵命!我的大老板,我马上安排。”燕宁马上回座位联络旅行社安排行程。

“擎阳,我好高兴喔!”燕宁难掩兴奋地看著窗外的云层,晶亮的眼闪著雀跃的光芒。

他随后赶来她的住处,结果也没人应门,他担心她发生什麽意外,立刻找来锁匠开门。

燕宁倚偎在赵擎阳怀里,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。而赵擎阳不安分的手也迫不及待地钻进她的衣内!解开她的胸扣,掌握她的丰盈。

赵擎阳抱住还在挣扎的燕宁,大声朗笑,脸上看不到以往的阴郁,整个人显得开朗年轻,像个大孩子似的,燕宁看得都痴了。

“我可以相信你吗?”赵擎阳温柔的眸光凝视她酣睡的美颜,虽然他知道燕宁是不同的,可是他已不敢再交付真心,他害怕再次交心后可能面临的伤害!只能说“一朝被蛇咬!终年怕草绳”。

自从那天起,燕宁和赵擎阳开始他们甜蜜的双人世界。

“不管,最多三天,否则我就罢工!”赵擎阳睨著燕宁!一副“你能拿我怎麽办”的耍赖模样?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赵擎阳宠溺地笑著,但心里想的却是如何独享她。

“我一直只有你一个人。”燕宁坦承不讳的眼定定地看著他。

“那是为了什麽?”赵擎阳有些急切地问。

“喜欢吗?”赵擎阳笑看著满心欢喜的燕宁,他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旅行就能让她这麽快乐。

“你再躺一会儿,我煮了稀饭,我去舀一碗过来。”他轻柔地亲吻她的唇后,走出她的房间到厨房张罗吃的。

燕宁这一听马上吓得睁眼想爬起,可是却发现赵擎阳还紧紧地压在她身上,而且他的分身还在她体内蠢动,她娇嗔地想推开他。

不过他也不愿将燕宁的美丽与人分享,所以折衷地挪离窗户一些距离,并以自己的身体挡住燕宁的万种风情,以防春光外露。

一进门看到她昏睡在地上,他的心脏差点被吓停了,他立刻将她抱上床,又冲出去找医生,再将医生拖过来,那种心惊胆跳的感觉,他到现在还馀悸犹存,他从未如此惧怕过。

赵擎阳笑看著心思不知道又飞到何处的燕宁,好奇著她又想到什麽,怎麽脸蛋又是一片羞红!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,而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偷香的的机会。

“没什麽,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,明天就要回台湾了。”燕宁心中的不舍表露无遗。

燕宁这句话让赵擎阳心底的阴霾倏地消逝得无影无踪。

“我也喜欢!”不过赵擎阳指的不是美景,而是他眼前的丽人。

“嗯,我好喜欢这里!”燕宁开心地点点头,这一路上她的双眼舍不得放掉任何一个镜头,努力地将它们都存放在脑海,尤其是与赵擎阳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看到他今天的表现,她已不在乎什麽天长地久,只要能跟他在一起,有多久算多久吧!

“那下次找个时间再一起来吧!”赵擎阳随口提议,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时间太短,可是公事繁重,能偷得这几天的空闲已属不易。

“嗯。”燕宁的眼已经累得睁不开,软软地趴睡在地板上。

累了就回旅馆泡温泉享受美食,然后展开每晚例行的“床上运动”,这种幸福感让她觉得很不真实!像是作梦一般,她真希望这个假期永远不要结束。

周末假日他们不是在房里缠绵就是到野外踏青,他们的足迹遍布全省,只因曾跟他提过,自从父母双亡后,她就不曾出游过,所以在这段时间里,只要他知道哪里有好吃的、好玩的,他一定会带她去尝鲜,像是要补偿她多年来所受的苦似的。

今早没看到她来上班,他还以为她昨晚拒绝当他的情人后!也打算不再为他工作。想到不能再见到她让他心惊,他立刻拨电话给她,可是不管是手机或是家里的电话都没人接听。

“擎阳……不要……有人会看到……”燕宁娇喘著想要问躲,无奈摆脱不了赵擎阳的纠缠,急得她快哭了。

这两个月来,他每晚都在她的住处过夜,如果没有外出吃饭,他们会一起到超市买东西回家煮,通常都是她煮饭菜他洗碗盘,而且他都会跟她一起挤在她的小厨房!名为帮忙实为藉机骚扰她,让她又好气又觉好笑。

赵擎阳爱怜地将她抱到他膝上枕躺,轻柔地拂开她脸上的细发,他静静看著她的睡颜,突然兴起与她共度一生的念头。

因为他们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腻在一块,所以她根本没空去找外公和柳姨。

“只要你不出声引人注意,就没人会看到我们,你不觉得这样很有偷情的感觉。”赵擎阳倒是很享受这种刺激,让调情的兴奋指数激增。

“去日本做什麽?”燕宁不解地问道。最近日本方面有什麽生意要谈吗?

今晚是他们在京都的最后一夜,明天一早他们就要搭机返台。

“为什麽要找锁匠开门?”燕宁不解地问道,他可以按门铃叫她开门啊。

他注视她的眼想要评估她话中的真实程度,不过只看到她无伪的大眼真诚地回视他。

“去玩啊,就我们俩!而且越快越好。”赵擎阳最喜欢看她纳闷时娇憨的俏模样,红润的唇微噘,非常性感诱人,让他忍不住又愉咬她红滟滟的唇一口,才帮她将衣服拉整好,免得春光外泄。

赵擎阳察觉她已醒来,右手撑起身子,左手拨开她汗湿的发。“还有哪不舒服?”

她不是太傻,就是心机太深。

“宁,你好美,我受不了了,给我。”赵擎阳嗓音粗嗳,在她耳际边低喃著情话。

“你……”燕宁才出声,就被赵擎阳吻去剩馀的话。

虽然他们几乎一整天都在一起,但多少会被一些无聊人士干扰。

她只记得她起床准备上班,可是一阵头晕就昏厥过去,她看看四周,她是在她房间没错,但他怎麽会在这里?

而方书寰在得知她和擎阳的关系稳定下来后,也很有风度的打了电话给她并祝福她,她是真心喜欢他这个朋友,也希望他能早日找到他的Ms.Right。

“想什麽?”赵擎阳打断燕宁的沈思,因为他发觉她轻皱眉头,似乎有事困扰著她。

“你只能跟我一个人,我不准你跟其他男人接近。”赵擎阳霸道地宣誓所有权。想起昨晚她与方书寰在一起愉悦的神情,仍让他心底不是滋味。

“你怎麽会在这里?”燕宁问出心中的疑惑,她记得她有锁门啊,难道她忘了锁门?!

他的欲望早就蠢蠢欲动,他的手迅速地剥去彼此的衣物,饱含欲望的眼锁住燕宁的水眸,他大热的硬挺抵著她湿润的柔软,屈膝一挺进入她温暖的甬道。

“不要,会被看到。”燕宁红著脸抗拒赵擎阳的魔掌。

“宁,我知道……”赵擎阳再也按捺不住地奋力疾骋,一阵战栗后,将种子撒在燕宁的体内深处,整个人瘫在她的身上。

赵擎阳难掩心底的激动,他没想到一个平凡无奇的告白会让他这麽感动。

等到他们真正起身整装,已经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,而晚餐也叫到房内食用,因为燕宁已经又饿又累,没有力气走出房门。

两人就这样沈沈入睡,直到太阳西下。

“嗯。”燕宁微笑地点点头,可是心里默默加了一句“因为有你陪伴”,这才是让她恋栈的主因。

她感动地偎近赵擎阳的怀里!贪恋地吸取他的温暖,她怎舍得这怀抱?

她好喜欢这种感觉,就像是新婚夫妻的生活,是一种平淡却难得的幸福。

燕宁以最急件处理签证和机票,终於在第四天得以成行。

赵擎阳倒是很惊讶,因为从来没有女人如此要求过。

“那你先付订金吧!”他的眼因欲望而深黯,定视著她!随即低下头覆上她的红唇,饥渴地吸吮她口中的甜蜜。

饭店坐落在京都近郊,殷红的秋枫将整个旅馆团团环绕,庭园的小桥、流水、奇石,与这古色古香的日式木造建筑物相得益彰,她已经爱上这里的恬静悠适。

赵擎阳对燕宁的抱怨充耳不闻,他只看到燕宁的雪白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,泛著珍珠般的光泽,粉嫩嫩的让他忍不住吻下印记。

“你的提议还有效吗?”燕宁没头没尾地问道。

“这麽喜欢京都啊!”赵擎阳好奇地问道。

燕宁突然觉得整个人被幸福所围绕,心里甜滋滋的,她告诉自己起码她拥有现在。

赵擎阳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麽。“你没忘记锁门,是我找锁匠来开门的。”

“还说呢!今天你没来上班也没请假,我打电话来也没人接,我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麽意外,所以只好来你这看看,结果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你来应门!情急之下,只好赶快找来锁匠开门。一进你房里就看到你躺在地上!我赶紧把你抱上床,再请医生过来看,还好只是受了风寒,有些发烧,又加上睡眠不足,才会体力不支昏倒,不过多休息就没事。”赵擎阳胆战心惊地描述整个过程。

“什麽条件?”赵擎阳心想,不过是想再多要些东西吧?女人不都是这样。他对女人一向慷慨,除了名分以外,她要什麽他都可以给她。

怀抱引当她意识到自己正偎在别人怀里时,她猛地睁开眼,惊讶地发现身旁的人竟是赵擎阳!

燕宁从他脸上残留的紧张神情,感受到他是真的关心她。“对不起。”

“安排一下,我们去日本。”赵擎阳突然说道。

“宁,醒来,该吃饭喽!”赵擎阳先被饿醒,他一边轻声唤著身下的燕宁,一边贪看她爱困的可爱模样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麽每次都这样?不正经!”燕宁娇嗔地抱怨,赵擎阳常有这些举动,虽说早该习以为常,但她就是无法像他一样处之泰然。

“你还压在人家身上,怎麽起来?”

燕宁哀叹自己的命苦,他的霸道性格还是一点也没变。

“我并不是因为那些物质享受才跟你在一起。”燕宁淡淡地回答。

“你说的喔!打勾勾,不可以反悔。”燕宁认真地伸出手指,并缠上趟擎阳的小指盖上印,完成印记后,开心地笑逐颜开。

以往再怎麽美艳动人的女人,他顶多也是一个月就腻了,但现在只要一逮到机会,他就忍不住要偷香以慰他欲求不满的身体。

蔚蓝的晴空、庄严的寺院古刹、满街的枫红,将京都拉点得更加妩媚动人,像是个盛妆的古典美人般!娇艳而有韵味。

赵擎阳怔了一下,立刻意会她在问什麽,他点头道:“对你,永远都是有效期。”

“真的!但最快也要一个星期才能办好手续。”燕宁喜形於色,但又想到一个实际的问题。

“你不就是喜欢我的不正经。”赵擎阳在她耳边戏谵地低语,双手还在不安分地探索,扰得她直闪躲讨饶。

“啊!”燕宁吓得惊叫出声,但随即被带入罪魁祸首的怀里,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“好美!我老早就想看在阳光下的你是何模样,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美景!”

除了窗前的红叶遮掩外,若有人存心窥探,从窗下还是隐约可见房内情景,更何况他们还靠窗子这麽近,可是赵擎阳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自在模样,真是羞死人了!

享受完道地又丰盛的怀石料理,燕宁整个人懒洋洋的,只想好好睡上一觉。

“都跟我这麽久了!还这麽容易脸红,可能是我调教得还不够!得再多练习练习。”他说完就往燕宁扑去,吓得燕宁惊叫连连直往后退。

“嗯……”燕宁嘤咛著,还舍不得睁开眼,可是身上的人却不许她赖床,频频搔扰她。

“可是我有个条件。”燕宁期期艾艾地说。

“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跟你在一起。”燕宁深深地望著他,轻柔但坚定地回答。

其实这也是他第一次纯出国旅游,有别於以往的出差,使得他的心情格外轻松,而且美景、美食、美人在抱,玩起来也觉特别快意。

听听看!这是一个老板说的话吗?

“我不希望收到你的任何馈赠。”燕宁有自己的坚持,她不希望自己的感情被物质化,这样她还能拥有起码的尊严。

赵擎阳好笑地看著燕宁傻气的举动,没想到她这麽容易满足。

感受到她的热情,赵擎阳不再忍耐地抱起她走向床,开始另一个激情的夜。

从机场到旅馆的路上,她就已经深深为京都著迷。

“擎阳……擎阳……”燕宁忍不住轻声吟哦,她的双手紧紧环著赵擎阳的颈背,修长的腿缠住他的腰,使他更为贴近。

“只要你没事就好。你都不知道,当我冲进诊所捉著医生往外跑时,他们还以为遇到强匪,差点报警抓我。”赵擎阳现在想起那一幕的情景,都觉得好笑,没想到他也有如此惊慌失措的时候。

“累了吗?”赵擎阳心疼地看著她稍显疲惫的容颜,知道自己的需索无度把她给累坏了!可是他又忍不住想要她。

燕宁嘤咛出声,双手揽上赵擎阳的肩头,身体不由自主地贴著他蠕动,可能因为今晚是他们在京都的最后一夜,所以!燕宁难得地主动相迎。

尤其是林廷崴,每次都算准时间坏他的好事,他真怀疑他的办公室是不是被偷装针孔摄影机,否则怎会每回都这麽凑巧!

他们已经来到位於二楼的房间,窗外的景色美得醉人,於是一进房间等不及整理随身行李,他们便倚窗而坐,欣赏美景。

燕宁本能地偎向身旁暖烘烘的怀抱。

“擎阳,等一下……就要开会了!你不能……”燕宁喘著气说,这个戏码几乎每天都会上演!只是时间、地点不同而已。

不过他们还是从报章杂志上知道她和擎阳正在交往的消息,纷纷打电话来“亏”她,说她有了爱人就忘了亲人,但她知道他们都打心里替她高兴,虽然她听得出柳姨的语气仍有几分遗憾。

就在两人思绪流转之际!飞机很快地抵达日本。

只是,他怀疑他现在还能否掌握自己的心,在与她交往的这几个月里,他不羁的心似乎已渐渐被收服了!可他还是怕啊!

其实赵擎阳也在自问!为什麽过了两个月,他对她不但不厌倦,反而越来越沈迷。

这几天,燕宁和赵擎阳过得相当悠闲,他们的足迹踏遍京都所有的名胜古迹,清水寺、平安神宫、金阁寺、哲学之道、岚山……都成为他俩相片的最佳背景。

“谁教你动作太慢了,我饿了。”赵擎阳才不管燕宁的拒绝,这个时候他的满足最重要,他当然不会放过这道开胃菜。

难怪林廷崴笑他是发情中的种马!

“再不起来,我就拿你当晚餐吃了。”赵擎阳好笑地威吓她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