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上一章:第二章 下一章:第四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这……”燕宁不知该如何回答,她喜欢方书寰这个朋友,她不希望伤了他。

於是他们到方书寰所推荐的餐厅用餐,享受了一顿美食,也轻松地交谈,交换彼此的趣事,这顿晚餐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。

“晚了,我送你上楼。”方书寰说完,就要下车。

一路上,柳映雪介绍她家的成员,她有一个儿子,今年三十二岁,继承家里的医院,现在算是国内的外科权威。还有一个女儿,今年二十八岁,是个妇产科医生。两人都未婚。

方书寰立刻疾步赶上燕宁。

燕宁喝了一口茶顺顺气。“没什麽,只是好久没人这样关心我。”

“好啊!”燕宁附和道。

只见赵擎阳寒著脸,怒视著他们。

燕宁轻松地融入他们的笑谈中,他们这对母子还真是宝,不像母子,倒像朋友。

“怎麽突然哭了?来,告诉柳姨,谁欺负你?”柳映雪拉著燕宁坐在椅子上,为她倒一杯花茶定定神。

“那你愿意让我陪著你吗?”方书寰认真地看燕宁一眼,再转回视线专心开车。

“傻孩子,你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,我关心你是应该的啊!”柳映雪怜惜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“谢谢你,让我有一个愉快的夜晚。”燕宁诚心道谢,方书寰是个很好相处的人。

柳映雪将臂环装进盒里,并拿出缎带开始包装。

“没关系,我送你上车。”方书寰起身迎向燕宁。

“你为什麽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安在我身上?我是跟你上过床,但并不表示我就是你的所有物,你没有权利命令我!”燕宁红著眼控诉他,他以为跟她发生关系后,他就有权利对她又叫又骂的。

“怎麽可能?她就在你老板房里和他亲来亲去的,你怎麽可能不知道?”林廷崴摆明不相信。

看到他一脸畏惧的模样,让她忍俊不禁笑出声来。的确,他的外型俊逸出众,并不逊於赵擎阳和林廷崴,他只需站在一旁,就可捕捉住家人的目光。

“没关系,饭后多走走也好,否则会大腹便便。”方书寰拍拍他平坦结实的小腹。

“好吧!那就明晚六点,我在公司大楼前等你。”燕宁考虑了一下,答应他的提议。

“再见,小心开车。”燕宁弯下身子,隔著玻璃窗向方书寰道别。

虽然昨晚与柳映雪的一席话,让燕宁心情轻松不少,但她仍不知该如何面对赵擎阳。

“对了,昨天跟你老板在办公室的那个女人是谁呀?”好奇心发作,让他追问起那个令他想了一整天的女人。

“什麽时候你的工作包括与‘我的’秘书培养感情?”赵擎阳语气更冷,特别强调“我的”,虽然他还不知要将燕宁如何定位,但他早就把她当作是他的所有物,不容其他人觊觎。

燕宁一直就像只尽职的看门狗,寸步不离地守在赵擎阳的办公室门口,怎麽可能有人可以逃过她的视线?

“现在是上班时间,我不想再谈任何私事。”他需要冷却对她的欲火,否则他怕自己会当场要了她。

“对不起,让你久等。”燕宁坐进车后,歉声道。

“谢谢。”燕宁这才想起她的眼镜和发夹已被赵擎阳没收。

她是人不是东西!

“你一个人住吗?”看到燕宁点头后,她又接著说。“单身在外要好好照顾身体,尤其女孩子更要小心。我是跟你很投缘,才会跟你说这些,希望你不要嫌我多事。”

“哪有做人家妈妈这麽损儿子的!”方书寰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昨天他刻意去找朱丽妲,原本是想证明自己不为燕宁所惑。

“我会的,改天见。”燕宁回搂柳映雪,笑著回话后,转身走向大门。

“明天见。”

林廷崴装成一脸哀怨的可怜样。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?”

“我刚好不在座位上。”燕宁矢口否认。

“总裁,这是朱小姐的礼物。”

谁知他竟对朱丽妲产生不了“性”趣,不论朱丽妲如何使出浑身解数诱惑他,他就是没反应。

“那你明天下班时,我去接你,可以吗?”方书寰兴奋地说。

方书寰无奈地苦笑,这不是他要的答案,不过没关系,感情的事不能操之过急。

“临时要接生,现在还在医院里忙著。”方书寰回答。

两人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,柳映雪索性挂上“休息”的牌子,还买了一些小吃充当晚餐,两个女人就这麽闲聊开来,等到燕宁注意到时间时,才发现已经很晚了。

“脸色怎麽还这麽难看?一个人独居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看!今天到我家吃晚饭吧!我的孩子也难得都在家,顺便介绍你们认识工柳映雪是真心疼惜燕宁,尤其知道她年幼时便失去双亲,更是心疼她所受的苦。”

“宁,你来啦!我才正在想你呢。”才一进门,柳映雪就热络地迎上来招呼她!没有任何虚情,这股暖意让燕宁再也忍不住委屈地落泪。

她才走出赵擎阳的办公室,就碰到恰好要找赵擎阳的林廷崴。

燕宁被他这占有意味十足的话怔住,同时也深感愤怒。

“咦!是你!”方书寰听到柳映雪的召唤,立刻出来见客!原本只是想打声招呼就走,没想到客人竟是在“纯菁”所见到的美人。

“除非我腻了,否则你永远都是我的人!你最好不要再被我碰上你勾搭男人,否则别怪我没警告过你!”赵擎阳不怀好意地冷笑,别具深意地看燕宁一眼后,转身走回他的办公室。

“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斤斤计较?我以前也常来找‘你的’秘书聊天,怎不见你有这麽大的反应,你最近是怎麽啦?怪里怪气的。”林廷崴十分不解,他也感觉得出来,赵擎阳这几天情绪相当不稳,到底有什麽事困扰了这个“天之骄子”?

“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太早了点,但我希望跟你进一步交往。”方书寰脸色微红,带些腼腆地表明心意。

燕宁深深地看他一眼,轻叹口气后,落寞地走出他的办公室。

“我会的,再见。”燕宁露出难得的笑容。

燕宁淡然一笑,不再说什麽,她已经没有多馀的感情可以付出,只得故意漠视他的情意,希望他能知难而退,不要将感情浪费在她身上。

“我们先去吃饭吧!我知道一家义大利餐厅还不错,要不要试试?”方书寰打破沈默。

“哇!已经十一点了!对不起,耽误你做生意的时间。”

“你又在这里做什麽?”赵擎阳的声音冷冷地响起,暂时解除她的窘境,可是却让她整个人更形僵直。

“我们上星期五见过面。”方书寰跟柳映雪解释,脸上还是挂著兴奋的笑容,眼睛仍定定地望着燕宁不放。

他知道自己很无理取闹,但看到她一副不受影响的神情,更引发他心里的一把无名火!

“上次在‘纯菁’时,你喝醉了,我原本想送你回家,但被赵擎阳抢去,他还说你是他的女人。”方书寰大略说明那天的情形。

“那你也不用笑得像花痴呀!”柳映雪取笑她儿子,从没看过她儿子对女人这麽感兴趣过。

燕宁被她突然的问候给愣了一下,虽说她与柳老板也认识一年多,但鲜少聊个人私事,只能算是买卖的交情,但这突如其来的关心!仍让她感动。“没事,只是觉得有点疲倦。”

“我并没有要你现在就做决定,我只希望你能考虑。我可是个好人喔!而且我会让你笑口常开。”方书寰无所谓地笑笑,他才不会被拒绝一次就打退堂鼓,他可是越挫越勇的。

方书寰看著燕宁离去后,兴奋地冲回屋里,安排明天的约会。

“你的气色不是很好呢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柳映雪将包好的礼品交给燕宁后!脸上藏不住关心地询问!不知为什麽她就是喜欢这个女孩。

柳映雪客气地问:“我可以叫你宁吗?”

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燕宁看看手表!抬头向柳映雪道别。

“咦?你妹妹呢?”柳映雪这才想到少了一个人。

“怎麽?你们认识?”柳映雪回来,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“好啊!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燕宁故作开朗地接受邀请。

“原来你的爱有这麽大的包容力,一点也不在意我去找其他女人。”赵擎阳恼怒地说。

“有事吗?”燕宁终於无奈地抬头看他。

“那表示你还会愿意跟我出去喽!”方书寰乘机要求。

“哇!差点认不出来,整个人都变样啦!”

柳映雪安排燕宁坐在她对面,再让她儿子坐燕宁旁边,她怎会看不出自己的儿子动情了,她原本就有将他俩凑对的打算,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见过面了。

她看了一眼就交给柳映雪。“就这个吧,麻烦你帮我包起来。”

“你明天有空吗?我妈生日快到了,我想请你帮我选份礼物送她。”方书寰说出他想了整晚的说词,其实离柳映雪的生日还有好一阵子。

“你认识他?”燕宁惊讶地看著方书寰,他怎麽知道赵擎阳的事?她没跟任何人提过啊!包括柳映雪在内,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。

“所以这表示你是自由的,我还是有机会。”方书寰并不相信她与赵擎阳纯粹只是工作上的关系.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赵擎阳当时的神情。不过如果燕宁不承认,那就表示他们的关系尚未明朗化,他还是有希望的。

“别这麽说,都是我拖著你问东问西的,忘了你明天还得上班,我才该说抱歉。”柳映雪满脸不好意思,年纪大了就是喜欢找人聊天。

“是吗?我怎麽觉得你有事瞒我?”林廷崴死盯著燕宁不放,看得她坐立难安。

燕宁愣了一下,低头叹口气轻声道:“对不起,我只当你是普通朋友。”

“你在这里做什麽?”赵擎阳又问一次。

“还不快追!”柳映雪推了方书寰一把,一语双关地说。她可是很希望燕宁能做她的媳妇。

燕宁听见他的惊呼,也抬头看向他。“怎麽是你?”燕宁对方书寰还有印象,因为他是在“纯菁”时,除了赵擎阳之外唯一与她有交谈的人。

下班后,燕宁再度来到柳映雪的店,她需要一点温暖。昨晚与柳映雪促膝长谈后,两人的关系无形中跨近了一大步,不再只是店主和顾客而已。

下班后,燕宁到达约定地点时,方书寰已站在车门边等候。

“真的!那我也该准备一份送她。”燕宁高兴地问,对於柳映雪的关怀,她也想有所回报。

“我告诉你,你已经是我的人!别想再勾搭其他男人。”赵擎阳愤恨地说道,他无法忍受她跟其他男人接近,连林廷崴都不行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燕宁支支吾吾地说,双颊又是一片殷红。

此时,突然有人从暗处走出,从背后紧紧抱住她。

他这话是什麽意思?燕宁不确定地看著方书寰。

“没关系,我也没等多久,不过我等的地方是不是太显眼?”想到刚才那些女人的眼光,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似的,实在令他消受不起,忍不住打了个哆嗉。

他还以为无缘再见到她了,没想到会在家里遇到,怎不让他欣喜万分!

虽然他还不知道要如何定义对她的特殊情缘,但他知道自己对她有著莫名的占有欲,而且强烈得吓人。

他害怕自己会太过在乎她,这也是为什麽他总是故意对她冷嘲热讽,刻意与她保持距离的原因。

“嗯。”燕宁不知道自己已被列入媳妇人选,还感动地点头答应。

“我没有……”燕宁才想开口解释就被赵擎阳打断。

“谢什麽,有空可以来我家坐坐,我的孩子都跟你年纪差不多,可以认识一下。”柳映雪真是越看燕宁越喜欢,心里打著如意算盘,打算凑合她和儿子。

“擎阳,你最近是不是欲求不满?怎麽老是臭著一张脸?”林廷崴不明就里地问。

方书寰是个很优秀的人,如果不是因为先遇见赵擎阳,她有可能为他动心,但现在已经太迟了,谁教她整个人和心都给了赵擎阳呢?

“不用送我了,我的车就停在前面。”燕宁轻声向方书寰说。

然而,所有的欲望在看到燕宁的一瞬间竟全部苏醒,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渴望著她!

林廷崴立刻转个方向跟著燕宁走到她的座位。

“这里有只仿十八世纪法国宫廷的臂环,你看看。”柳映雪拿出一个造型华丽夸张的臂环交给燕宁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有开车来。”燕宁站起身来婉拒。

“似乎只要有你在的地方,气氛就很轻松。”燕宁一脸灿笑地看向方书寰。跟他在一起时,感觉很轻松,没有压迫感,可以自在地谈笑。

“没什麽,跟你可爱的秘书培养感情啊!”林廷崴不知死活地回答。

她很清楚如果还想在“擎阳”工作,就只能装作若无其事!因为他不接受公私不分的暧昧关系。

停妥车后,燕宁跟著柳映雪,经过庭院,进入客厅,屋内的摆设简单大方,造型独特,一看就知道是名家设计的,整个设计让人觉得很舒适、很温馨。

“以后没事,别像个傻子似的,看著‘我的’秘书流口水,去找你自己的秘书培养感情。”说完就将他推进电梯,看都不看便关上电梯门让他下楼去。

“也好,你明天还得上班。书寰,你送一下宁。”柳映雪帮方书寰制造机会。

没多久,方书寰便依著燕宁的指示,将车子开到燕宁的住所前。

“你误会了,他只是我的老板而已。”燕宁急忙撇清与赵擎阳的关系,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段见不得人的关系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整理好情绪,拿出昨晚为朱丽妲买的东西,敲门走进赵擎阳的办公室。

燕宁抬头看著一脸惊讶又啧啧称奇的林廷崴,不发一语地走回座位,长得美又如何?一样得不到他的心。

昨天被赵擎阳赶出门后,就被公事缠身!抽不出空来向燕宁打听那个女人的身分,害他差点问出内伤,今天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探出那女人的底细。

柳映雪也跟著起身,送她到门口。“有空就来这坐坐。”

“这样就搞定了,我送你回去吧!”方书寰看看时间竟已十点多,只好准备打道回府。

“当然!我们是朋友啊!”燕宁避重就轻地回答。

燕宁还是来到柳映雪的店为朱丽妲选购礼物,她虽然满心不愿,不过这也算是她的工作,她无法拒绝。

“你先坐坐,我去叫我孩子出来,顺便看看吴婶的晚饭做好没?”柳映雪说完便往后头走去。

“那我走了,改天再来看你。”燕宁站起身来道别,聊过天后,心里的郁闷似乎也得到宣泄,心情轻松多了。

“算了,饶你这次。我们去吃饭吧!”柳映雪带著燕宁来到饭厅,餐桌上已摆满香味四溢的佳肴。

“柳姨,谢谢你的晚餐,好久没吃得这麽开心了。”燕宁诚心地向柳映雪道谢。

“不用了,我们这里很安全。”燕宁没等方书寰替她开门,就自行下车。

“你是……燕小姐?你拿下眼镜的样子让我差点认不出来,你长得很漂亮呢!”柳映雪热情地招呼燕宁,不只因为她是个大客户,最主要是她喜欢这个女孩,虽然她话不多而且装扮过时,但她就是觉得投缘,只是没想到拿掉眼镜又放下头发的她,竟然长得这麽漂亮。

赵擎阳忿忿地走到燕宁桌前,提出严厉的警告。“不准再对其他男人卖弄风情!”

“那我们走吧!”柳映雪关好店门后一道往燕宁的车走去。

“有什麽特别的吗?”燕宁有些意兴阑珊地问。

“这麽客套,有空就过来坐坐,我会更开心呢!”柳映雪轻搂著燕宁说道。

接著他们一起去选购送柳映雪的生日礼物,她替方书寰挑了一条雅致的披肩,而她自己则因为听方书寰说柳映雪有收集音乐盒的嗜好,所以选了一个造型特殊的音乐盒。

“没想到你长得这麽漂亮,以前还真是糟蹋了你的美色,对了,你怎麽突然想改变形象?”

“爱”,不是应该会有独占性和排他性吗?

燕宁轻松地坐在沙发上,欣赏客厅的摆饰。

席间,不断听到柳映雪和方书寰之间幽默的对话,这顿饭是燕宁吃过最轻松愉快的一餐。

“我没有,你不要随便诬赖人!”燕宁忿忿不平地回道。

她是跟他发生过关系,但不表示她就不能有自主权。

柳映雪如同母亲般慈爱的关怀,让燕宁备感温馨,她不禁眼眶泛红,语调略显不稳地说:“不会,谢谢你。”

“是不是因为赵擎阳?”方书寰猜测地问。

“今天想挑点什麽?”

看著方书寰的车驶离,燕宁才转身走进公寓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