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上一章:第一章 下一章:第三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我和女人的关系一向都清清楚楚,以免将来纠缠不清。对我而言,每个人都有个价码,高低不同罢了,而我只给我付得起的东西,不要跟我谈情说爱,我没兴趣。”赵擎阳残酷地说。

她真的好爱他!

“阳,原来你在这,我找了你好久喔!”朱丽妲突然插入的声音,及时解救燕宁的窘境。

燕宁一直昏昏沉沉的!直到被放在沙发上才茫茫然地睁开醉眼。

“那这样呢?”赵擎阳转攻她的颈子,沿著颈子吻向她的胸口。再吻向她娇艳欲滴的红唇,火热的舌进而探入她口中,与她的丁香小舌交缠。

燕宁看到他对朱丽妲亲密的动作,心不由得抽痛,脸也跟著黯淡下来。

她重新打起精神,不让脸上残留受伤的表情,然后,熟练地帮赵擎阳和自己各泡杯咖啡。

“阳,她是谁呀?”朱丽妲走过去亲密地搂住赵擎阳的手臂,嗲声问。

他尝过无数女人,但没有一个比得上她!

“嗯?这里是哪里?我怎麽会在这?”燕宁自言自语。

“别……”燕宁试著躲开,但他紧搂著她不放,还轻舐她的耳下敏感的肌肤!惹得她娇喘连连。

“燕宁?你是燕宁?!”赵擎阳无法置信眼前的绝色,竟是那个其貌不扬的老处女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!你们继续,就当我不存在。”林廷崴不怕死的继续打哈哈。

“我不是为了礼物才跟你发生关系的。”他竟将她与其他女人混为一谈,她是因为爱他才会跟他发生关系的!

赵擎阳没理会他,仍紧盯著那名女子。

“是吗?那为什麽每次都抓著我不放?”赵擎阳依他多年来在粉红堆中打滚的经验,他已看出她的心动,只是他要听她亲口说出。

虽然明知不可能,但她还是奢望啊!

“没事,只是有点累了。”燕宁硬扯出一个微笑。

“这酒虽然甜甜的,但后劲可是很强,小心会醉的!”

燕宁到达“纯菁”时,大厅中已满是身著华服的人群,舞池里也有几对男女正相拥而舞。

“你到底喝了多少?怎麽醉成这样?”赵擎阳坐到她身旁将她抱坐在腿上,语气虽然恼火,但手劲却温柔地松开她的发髻,顺著她的长发。
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燕宁不知该怎麽回答,因为一说出来,他就知道她的心意了。

“我不要——”燕宁还想拒绝,但被赵擎阳打断。

真没想到她有这麽诱人的身材,皮肤又光滑柔嫩,真是极品。

“乖,等会儿就不痛了。”赵擎阳强忍亢奋定住不动,轻声抚慰她!并且温柔地再度撩发她的欲望,待她一有反应,便奋力冲刺,发泄出他忍了一整晚的欲望。

“将头发扎得这麽紧,不痛吗?”赵擎阳温柔地顺了顺她的发丝,替她按摩头皮。

这是嫉妒吗?他不知道,因为他是第一次有这种杀人的冲动。

她真的好甜,让他欲罢不能,他的身体早已亢奋得像个不经人事的毛头小子。

他不相信女人,也不相信爱情,同样的错一次就够了,他不再谈情说爱。

“你的芳名?”方书寰积极询问!无视於身后多道嫉妒和羡慕的目光。

“放开她!”赵擎阳将燕宁一把拉到他怀中,怒视著方书寰。

等等,一个这麽美的女人,为何要刻意丑化自己?她有什麽企图?

“早。”赵擎阳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燕宁看都不看那代表屈辱的支票一眼,转身走回位子。

“我只有喝一杯鸡尾酒而已。”燕宁软软地呢喃!整个人舒服地更加偎入赵擎阳怀中。

他身旁的女伴,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,像只八爪章鱼。

“你的酒量还真不是普通的差呢!”赵擎阳在她耳旁轻讽。

“为什麽又穿成这个样子?我不喜欢。”他霸道地拿掉她的眼镜和发夹,放下她的长发。

燕宁一离开,赵擎阳就将朱丽妲扯开。

赵擎阳见她没有反应,随手填上一个数字,将支票撕下交给她。

“总裁!”燕宁试著想推开赵擎阳,他让她全身发热!虚软无力。

该死,看到她难过的模样,他竟然会有罪恶感!

“总裁,我是燕宁啊!您不认得了吗?”燕宁娇柔的嗓音疑惑地问道。

“可是真的好好喝喔!”燕宁酒醉地娇笑!因为空腹喝酒,没喝过酒的她已经不胜酒力。

“回答什麽?”燕宁不知道他在问什麽。

赵擎阳抚摸著燕宁的睡脸,表情不自觉放柔,也放松地沈沈入睡。

“总裁,您的咖啡。”燕宁将杯子轻放他的桌前后,转身准备回座位。

他提供金钱,她们提供服务。

看向身侧的赵擎阳还沈睡著,不想吵醒他,她轻轻地挣脱出他温暖的怀抱,但仍忍不住逸出呻吟,原来做这件事不仅会耗费精力,还会全身酸疼,两腿无力,不过她甘愿承受。

“我终於知道你为什麽要戴那副丑眼镜,因为你这双眼睛会勾魂。”

“你不要礼物,难道你要钱?多少?”赵擎阳拿出随身携带的支票,看著燕宁等她开价。

昨晚的记忆也陆续回到脑里,她满脸羞红地看著他的睡脸,还无法相信她真的跟他发生关系,感觉像是作了场春梦,美得不像是真的。

“你是不是欲求不满啊!脾气那麽大。喂,你什麽时候开始带女人进公司啦?她是谁?你的新欢?”林廷崴好奇地看著仍将脸贴在赵擎阳怀里的女人。

他看到已有许多男人围在她身边,这情景让他备觉碍眼。

“奇怪,你今天火气怎麽这麽大?不但不准我问你的恋情,就连你的秘书都不准我问!”林廷崴纳闷地看著他,又看看那名女子后,突然指著他别问。

“擎……擎阳……”燕宁的眼神因他的热情而更加迷离。

“她是我的秘书,怎麽?吃醋啦!”赵擎阳轻拍朱丽妲的手,眼里闪过一抹狡狯。

赵擎阳低头看了眼又被她拉住的手,她似乎只要一著急就会抓著他的手不放。但一想到她可能也曾这样紧抓住别的男人的手!他就觉得不舒服。

勉强穿上衣物,发觉全身几乎布满他的印记,可以想见昨夜的激情。

原来她一进场,就成了众所瞩目的焦点,她清丽脱俗的打扮,在一片珠光宝气中,有如一股清流,紧抓住众人的目光。

“你少公报私仇,明知道我最讨厌这种事。”林廷崴嫌恶地皱起眉头。

“你不会是想以退为进,得到更多吧?看在你那天卖力演出的分上,说个价码吧!”赵擎阳故意施恩地说,刻意不去看燕宁惨白的脸,那会让自己心生不忍。

“纯菁”是一家有名的高级俱乐部,会员都是上流社会有名望的年轻企业家。

“我还有事要谈,你先去找些吃的。”赵擎阳突然无法忍受朱丽妲的磨蹭,避开她的贴近。

朱丽妲示威地看著燕宁惨白的脸,她不悦地发现这个狐狸精长得清雅脱俗,具有魅惑男人的本钱,可是瘦巴巴的,怎麽比得上她丰润的惹火身段。想跟她抢男人,真是不自量力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想跳舞。”燕宁淡笑地拒绝。

“我怎麽可能会吃她的醋,只是你丢下人家,一个人跑来这。你说该不该罚?”朱丽妲整个人腻进赵擎阳怀里撒娇。

赵擎阳看见她一个人走到中庭,他随即跟上去,丝毫不理会林廷崴的叫唤。

燕宁心痛地看著他的背影,他又要去找朱丽妲。

“她是谁啊?有点眼熟。”林廷崴不死心地猛盯著燕宁的背后瞧。

“我……我看你睡那麽熟,不想打扰你,所以就……”燕宁讷讷地解释。

“你好讨厌!”朱丽妲故意轻戳赵擎阳的胸膛。

“对不起,我先进去了。”燕宁再也看不下去,转身快步走进大厅。

“喜欢。”燕宁虚软地应道。

“擎阳,燕宁来了没,怎麽还没看到人影?”林廷崴知道赵擎阳今天要带燕宁来见见世面,因此破例参加今晚的宴会。

“我姓燕,对不起,我要去找朋友了。”燕宁欠身走过身旁的人墙。

赵擎阳以膜拜的心情,舔舐燕宁的全身,逗弄得她全身嫣红,娇喘不已,直到自己再也无法自制地覆上她,挺进她的体内。

她前不久还祈望能与他超越上司和秘书的单纯关系,就算只有一次也好。

就让一切单纯化,让她和其他女人一样成为以物易物的交易。

燕宁羞赧地将脸埋进赵擎阳的怀里!不敢看向林廷崴。

“今天再去帮我选样东西给朱丽妲。”赵擎阳的脚步停都没停,冷声交代完就往电梯走去。

燕宁喝了一口,露出开心的笑容。“嗯!酸酸甜甜的很好喝。”

“你也去给自己选样礼物。”赵擎阳淡淡地吩咐。

那女人的大红色紧身高衩礼服仅有两条细丝线吊著,火辣的剪裁,几乎露出大半个胸脯,令人不禁为她担心那两条丝线还能撑多久。

赵擎阳不耐地起身将她抱坐在腿上。

还是先回去准备准备,今晚她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来魅惑他,让他无心再想其他女人。

“你好,我是方书寰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一个好听但陌生的男声在她身旁响起,转移了她的目光。

“你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,天差地别。”赵擎阳惊喜地说。

赵擎阳迅速脱去身上衣物,也将她身上的贴身衣物卸除。

“那这样呢?”赵擎阳故意拉下她的手,轻咬她的耳垂,引起燕宁一阵轻颤。

“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女的,长得还真不赖!”林廷崴轻抬下颚,指向一个刚进来的女子。

“回答我。”赵擎阳抬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他,他必须知道答案。

感觉到他下半身的蠢蠢欲动,燕宁僵住不敢再妄动。

星期一如往常一样,燕宁很早就到公司。

赵擎阳知道她没捡那张支票,而她那清澄泪眼里的哀恸,早已清楚地印在他心底,让他那颗冷硬的心开始龟裂。

他循著林廷崴的视线望去,不由得跟著赞叹。她真的好美!就像是误闯人间的天使!茫然无措地伫立在角落,那模样美得教人移不开目光。

“我没有故意丑化自己,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外貌,为我带来不必要的困扰而已。”燕宁急忙拉住他的手摇头解释,她不希望被他误解。

“你为何要故意丑化自己?你到底有什麽目的?”赵擎阳怀疑地问。

“别动,除非你想在这里诱惑我!?”赵擎阳在她耳旁低声警告。

“你找她干什麽?”赵擎阳硬声问。他几时跟燕宁这麽亲近?

这两天在家里时,她心中一直忐忑不安,不知要如何面对赵擎阳?

“你试试看这里的特制鸡尾酒,很爽口。”他将手上的浅橘色饮料递给燕宁。

“没事的话,就不要站在那碍眼,滚出去。”赵擎阳恼怒地瞪著林廷崴说,他的欲望已经被挑起,还得被这不识相的家伙打断和嘲弄,怎不教他恼怒!

“对,这样才乖。”赵擎阳轻声笑道。

以前只要能看到他,她那一整天就很开心,可是那一夜之后,她渴求更多!她希望他眼里、心里只有她一人。

“喔?那你是为了什麽?”赵擎阳斜靠椅背,双手交握,两眼微眯,状似轻松地问。

“你是我的。”赵擎阳望著身下甜睡著的娇颜,爱怜地轻吻。

赵擎阳将燕宁搂得更紧,他知道她脸上一定又是布满红晕,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这惹人怜爱的娇羞模样。

方书寰担忧地看著燕宁已经被酒气醺红的脸。

等林廷崴走后,赵擎阳托起燕宁的脸,看到她的脸果然又是一片嫣红。“怎麽还这麽容易害羞?”

虽然她并不讨厌这个人,但她不想和陌生人多牵扯,便藉故离开。

“你要不要吃点什麽或喝点东西?”方书寰体贴地询问。

“你怕被谁看到?林廷崴吗?”赵擎阳想到林廷崴刚才对她的关心,阵阵酸味涌上心头。

没想到,一到办公室就看到他竟已坐在位子上!

“嘻、嘻,你弄得我耳朵好痒喔!”燕宁捣著耳朵想躲开这种酥麻感。

说起来,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是几天前才有突发性的接触。

这名男子长相俊秀英挺,高度跟赵擎阳差不多,带著自信爽朗的笑容,态度自然大方,没有赵擎阳狂霸的迫人气势,只有令人愉悦的舒适感,让人无法讨厌。

“叫我的名字。”赵擎阳毫无阻碍地拉下她的拉链,轻脱下她的礼服。

“嗯。”燕宁点点头。

朱丽妲来得正是时候,刚好可以拿她来测试燕宁。

“你好像很闲,也许这次与日本‘西园寺集团’的case,应该由你负责,反正你又没约会,晚上应该都有空。”他知道林廷崴最讨厌应酬,尤其是跟日本人,因为地点不是酒家就是俱乐部。

这可是自她上班以来,他头一回比她早到公司。

“名字?”赵擎阳再问一次,他鲜少对女人主动产生兴趣。

他走到沙发,潇洒地坐下,并跷起二郎腿,今天没得到他要的答案,休想他会轻易离去。

“啊!对不起。”燕宁急忙放开他的手,羞赧地低下头不敢看他。

林廷崴觉得事有蹊跷,但又说不出问题在哪,只好先拍拍屁股走人,再找个时间问问燕宁实际状况。

“你好美!”赵擎阳惊叹道。

“好,我先去吃点东西,等会儿再来找你。”朱丽妲虽然才跟他没多久,但毕竟是见过世面,当然懂得看人脸色,於是只好不情愿地到吧台喝酒解闷。

“她是我的人。”说完,就抱起燕宁忿然离去。

“好痛!”燕宁无法理解,为何原本那麽舒服的感觉,怎麽突然被一股撕裂般的剧痛取代,她忍耐不住地惊喊出声!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赵擎阳。

“你习惯抓著男人的手?”赵擎阳又问了一次,他也不懂自己是怎麽了?竟然醋劲十足!

“你的名字?”

赵擎阳一到会场,便四处找寻燕宁的身影,既然人是他邀来的,他只好负起做保母的责任。

也许是老天爷听到她的心声,赐给她这个机会,就算只有今晚!她也心满意足了,起码她曾这麽亲近地拥有他。

“为什麽没等我醒就先走了?”赵擎阳质问的声音传来。当他醒来没见到她时!竟有种被抛弃的感觉!向来都只有他抛下女人离去,何曾这样被遗弃过?

“我不会拿这张支票,也不要你的礼物。”燕宁噙著泪水强忍悲伤地说,双手还刻意交握在身后,丝毫没有接过手的意思。

“我不要你的礼物。”燕宁惨白著脸摇头拒绝,这是她心甘情愿的,她不要接受他的馈赠,这会让那晚变得像是廉价的交易。

“没办法,谁教我老爸要我多跟你学学,他怕我想不开去当和尚。”林廷崴无奈地耸耸肩,他老爸怕他对女人没兴趣!所以老是陷害他跟花痴为伍!这样反倒让他更觉得无趣。

纷乱的心让他无法忍受她的存在,他立刻走出办公室,准备前往朱丽妲的住处。

她为什麽要这麽与众不同?让他想要漠视她都无能为力。

可是为何占有她的身体后,反而让他更眷恋不舍?

燕宁的翦水秋眸已蒙上一层雾水,哀怨地看著他。

他仍是那麽耀眼,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更是榇得他器宇轩昂、贵气逼人。

“我跟女人上床后,都会送她们一份礼物,以前都是你帮我准备的,你不会忘了吧?”赵擎阳故意不看她惨白的脸。

“那是因为……我爱你。”燕宁嗫嚅地细声说道,最后三个字几成耳语!但他听到了。

“你是第一次来吗?我以前没见过你。”方书寰紧接著问,把握和美人说话的机会。

朱丽妲一发现赵擎阳不在大厅,就急得到处找,没想到让她看到他跟一个女人独处。这个狐狸精竟敢跟她抢男人!

这的确是个惊喜,原来让他心动的人,竟是与他共事三年的秘书,而他却一点也没识破她的伪装。

燕宁有些难受地走向茶水间!虽然不奢望他会因为那夜而改变,但他冷淡的态度,还是伤了她的心,原来只有自己对那一夜念念不忘。

抚著燕宁白玉般的娇躯,丰嫩尖挺的胸高高挺立,纤细的腰,挺翘的臀,修长匀称的美腿,真是上天的杰作。

才没一下子,就又勾搭上另一个男人,女人都是一个样,就像“她”一样。

“你……”燕宁抗议无效,只得用她那双水灵灵的美眸瞪视著他。

“擎阳,你要去哪?怎麽说走就走?”

“你先回去吧!我晚点再过去找你。”既然燕宁不在这,赵擎阳也不想再演戏,他已经急著想进去了解刚刚的测试结果如何,懒得跟朱丽妲在这浪费时间。

燕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,猛然回头才发现出声的人竟是赵擎阳。

“真是敏感的小东西,喜欢我这样对你吗?”他进而含住她的耳垂,轻轻逗弄。

赵擎阳从不让女人到公司,为什麽为她破例?他真的想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“钱或礼物?自己选一样。”

“不知道,我也没看到人。”赵擎阳不死心地再扫描一次。

“总裁!”燕宁惊呼想挣脱他的怀抱,但他紧搂著不放。

可是环顾全场,就是没看到她,难道她真的如此不显眼!

燕宁听从赵擎阳的话!下了班即回家梳妆打扮,力求在他面前呈现出最美的一面。

“你醉了,我送你回去吧!”方书寰搀扶著燕宁,因为她已经站不大稳了。

“我看这个女的也快下台了。”林廷崴看著离去的朱丽妲嘲弄地说。

“算了。”赵擎阳也知道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,只是想到她可能跟其他男人有所牵扯,他就老大不爽,真想将她藏在家里不让其他人看到。

星期五下班时,赵擎阳要离开之前,还再度提醒燕宁早点回家准备,好参加今晚“纯菁”的宴会。

方书寰到吧台帮燕宁拿了一杯饮料回来。

“这些我就没收了,我不喜欢有任何东西遮住你的脸。”他将她的眼镜和夹子锁进抽屉。

燕宁放下随身提包,就跟平常一样到赵擎阳办公室打招呼。“总裁,早安。”

方书寰没想到,燕宁的酒力这麽差,才喝了一杯鸡尾酒就醉了!而且醉态还这麽可爱。

她换上浅紫罗兰色的合身丝绒长礼服,削肩的设计,让她圆润的嫩白美肩显露无遗,合身的剪裁,将她修长的曼妙身材完美的展现,下摆的鱼尾设计,让她走动时更显飘逸、妩媚。她将长发轻挽盘起,别上镶钻发饰,露出她皎洁白嫩的颈子。

赵擎阳敷衍地吻一下她的唇角,并将她推向门口,他的心思早就飘到燕宁身上。“我现在没时间陪你,乖,你先回去等我。”他说完就走回大厅。

林廷崴难得赞美女人,不禁引起赵擎阳的好奇。

当燕宁醒来时,只觉得身上压著重物,沈沈的很不舒服。抬眼一看,原来是赵擎阳的手臂霸道地横在她的腰上。

“她跟你……”方书寰不解,为何他一副要杀了自己的模样?他知道赵擎阳这个人,但彼此并不熟悉。

“没有,我是担心给您惹麻烦。”燕宁澄澈的双眼直直地看著赵擎阳。

“你都习惯这麽抓著人?”

“不是,但现在是上班时间,被看到不好。”燕宁急忙解释。

“你少在这胡扯,没事快滚。”赵擎阳看都不看他,摆明送客。

只留下方书寰还愣在原地,眷恋著燕宁留下的馨香。

她非常清楚正在进行的事情,但她无力也无意阻止,因为她想成为他的人。

他害怕自己对她的特殊情愫,他不允许自己再度陷入感情的泥沼,那会让自己再度受伤。

他对其他上过床的女人,从未有过这种占有欲;相反地,与她们上过床后,他就失了新鲜感,想再找寻下一个猎物。

燕宁一进大厅,方书寰就迎上前来。

“阳,你在看谁啊?都忘了人家了。”朱丽妲整个人更往他身上贴去。

“过来。”赵擎阳命令道。

“总裁,我该回我的位子。”燕宁连忙站起来,逃离他的怀抱。

“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!”赵擎阳不耐地说道。

“我那麽可怕吗?”赵擎阳艨吹剿逃离的举动!满心不悦,整个脸冷凝下来。

赵擎阳被她那双眼勾得无法克制地低头攫取她的唇!辗转吸吮,直到被一个不识趣的咳嗽声打断。

由於她没用化妆品的习惯,所以脸上除了口红外,没有其他的彩妆。

原来自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秘书而已,还好刚才没有表白,否则不就自找难堪。

她让他兴奋得像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子!他怀疑自己还能撑多久。

“怎麽罚?罚我让你整晚无法睡觉?”赵擎阳搂著朱丽妲,亲亲她的脸,轻佻地说。

虽然宾客众多,但赵擎阳鹤立鸡群的身高和不凡的气势,仍让她一眼就看到他。

奇怪,燕宁一向很安分守己地待在座位上的,怎麽今天不见人影?

“可是人家还想在这陪你。”朱丽妲才不想这麽早就回去!她还没尽兴呢!而且她也不放心留赵擎阳一个人在这里,万一被其他女人抢走!那她不就亏大了。

“对了,你秘书呢?怎麽没见到她人?”林廷崴站起来好奇地四处张望找人。

“咦?总裁!”看到赵擎阳让燕宁的醉意醒了一大半,但仍有些昏沈。

“啊!难道你嫌她碍眼,把她赶走了?”

“阳,你怎麽啦?”朱丽妲不解地问。刚刚还火热热的,怎麽一转眼就冷冰冰。

“那就麻烦你帮我拿杯饮料,谢谢。”燕宁很感谢方书寰的体贴,也许喝点东西可以稍减她的心底那抹不舒服的感觉吧。她无法否认她嫉妒朱丽妲!

临走前,她忍不住又轻吻上他的唇,仔细地看著他的睡脸,沈睡时的赵擎阳,没有平时的跋扈霸气,脸部神情柔和得像个大孩子般不具侵略性。

“是啊!不像吗?”燕宁觉得自己没什麽不同,只是拿掉眼镜而已,有这麽大的差别吗?

“你最近对我的花边新闻特别感兴趣?”赵擎阳斜睨著他,他知道这小子跟他耗上了。

而燕宁的这些反应都入了赵擎阳的眼。

尤其赵擎阳看刚才那女人的眼神让她很不安,那是一个见猎心喜的眼神。

“这是我住的地方。”赵擎阳看著仍不是很清醒的燕宁冷声说。他对刚才她醉倒在别的男子身上那一幕还是无法释怀。他觉得怒火中烧,如果眼睛可以杀人,那麽那个男人早就成灰了。

自从三年前见到他,她的心就遗留在他身上,随著相处时间的增加,她的爱恋也益加深重。

尤其是那个秘书!

每个女人都视他的拥抱为荣宠,她竟三番两次地挣脱,真是不识抬举。

他就这样定定地望著她良久,直到身旁发嗲的女声唤他。

燕宁脸红地摇摇头,不自在地挣扎想站起来,却被他抱得更紧。

看来要推销她得多费点心了。

“我……没有这个习惯。”燕宁避开他那深邃的眼眸嚅声说。

燕宁迟疑一下,还是缓步走向他。

她看看四周才发现,就在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擎阳身上时,她的身旁已经聚集了不少男人。

“可是人家只想陪你嘛!”朱丽妲不死心地整个人又贴上去。

朱丽妲不甘心地跺脚泄忿!她从没被这样对待过。她知道他一定是要回去找那个女人,可是她又不能再进去,否则一旦惹毛他,她到哪去再找条件这麽好的男人。

她不懂他为什麽非把她弄得如此低贱不堪,他不知道这样会伤了她吗?

赵擎阳硬下心又撕了一张空白支票丢给她。“金额你自己填!”

云雨过后,燕宁已疲惫地沈睡,而他仍恋栈地趴在她身上,不想离开。

“燕小姐,你脸色不大好,不舒服吗?”方书寰看到燕宁脸色苍白,关心地问道。当他第一眼看到燕宁时,就再也离不开视线,他不知这是否就是所谓的一见锺情?

她一口气喝光剩馀的酒,将杯子交给方书寰。“好好喝,我还要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